當你對我說,我是你最心愛的人。

我的眼淚再次滑落唇邊,淚水鹹澀的滋味,心臟隱隱的抽疼,我知道自己始終是放不下的,對於這段感情,這段曾那麼努力想要讓它成為永恆的感情。

想起了那些傷害,那些有意的無意的,那些時至今日依然無法忘卻的傷害。

那些事到如今依然不敢去觸碰的傷害,雖然傷口早已癒合,但曾經血淋淋的景象卻在腦海裡縈繞不去,總在夜深人靜時讓我們自夢魘中驚醒。

你說我是你最疼愛的人,即使注定不能在一起,即使注定了要永遠分離,即使只能感慨那可笑的有緣而無份,我依然是你最最關心的人。

我的心再一次痛了起來,為你,為我,為我們窒息在無法逾越的鴻溝中的愛情。

請不要對我那麼好,請不要再給我任何希望和想像。

如今的我,只是一個等待被宣判的「死囚」,生活在壓抑的牢籠中,只等待一個解脫。

任何生的希望都會讓我再次陷入絕望的深淵。

要知道,失望並不是真正的絕望,而是給了希望再把它硬生生的奪走,那種哀莫大於心死,才是真正的絕望。

行走在熱鬧的街市,觸目可及的人群,一張張冷漠的臉孔,一對對形似親密的情侶。

優美的音樂,跳動的旋律,充耳不聞;身邊的朋友,噓寒問暖,憂心的關念,視而不見。

本該感覺溫暖的,卻只感到徹骨的冰冷,整顆心是冷的,整個人是冷的。

心是孤獨的,於是只有拒絕,拒絕那些善意,拒絕那些關愛。

唯有一個名字,一張臉,卻固執的印在心裡,冰冷而深刻,無處躲藏。

也許我不該再去打攪你,但是你的言語卻又再次給了我幻想。

如果等待能夠換回我們未完成的愛戀,那麼你願意為我而等待麼?

其實即使你給的答案是否定的,我也不會怪你。

這一切都是我選的,這所有的後果也都是我造成的。

我沒有權力再去對你要求更多,那對你是不公平的。

我又怎能如此自私的只顧自己的感覺,而毫不考慮你的感受呢!

其實知道在你的心裡我始終是特別的,就夠了。

一句「你是我心愛的人」已讓我滿足的不能自已。

突然,我開始恨自己,為什麼要自欺欺人的騙自己,為什麼要將感情深埋,為什麼不敢對你說出我的想念?

習慣了把自己沉浸在文字中,習慣了用文字掩飾自己的無措,也習慣了在文字中得到慰藉。

可偏偏,每每提起筆,就會想起你,在字與字之間,在行與行之間,在段與段之間,你的臉總會不經意的跑出來打斷我的思緒,讓我無法繼續下去。

是夜,慵懶而寧寂,昏黃燈光下的自己,卻再次被撕心裂肺的痛楚侵襲。

我茫然,我慌亂,不回頭,料想身後窗外風景一定漆黑,如同那夜。

儘管安慰自己,窗子上那個失魂落魄的人影不是我。

卻為何,那倒影裡,我分明看到了你低眉淺笑,默默不語,忽然轉身離開,在我還來不及叫你的時候,風兒吹起你外套的衣擺,像展翅的大鳥,一閃便已入雲際。

那是另一個地方,我無法到達的地方。

呆立了多久?

腰背固執地挺直,雙腿感覺不到麻木,空氣凝滯,沉重呼吸迴盪在房間,唯一配音是緩拍的心跳。

眼角酸澀,鼻翼緊張,卻什麼都沒有流露。

深色的鍵盤上有異物滴落,液體,一滴,接著,又是一滴,圓滾滾的,反映著溫潤的燈光。

為什麼在這個時候出現?

把臉包進雙手裡,掩住遲到的默哀。淚液在手掌與臉間的縫隙蔓延,滲入每寸紋理,混合著喉嚨底溢出的歎息。

我已不想再奢求什麼,我也無法再給予什麼。

現在的我,只是想守著那些只屬於我們的記憶,只想記住我們共有的那些情意。

讓它永遠,即使在將來的某一天,我們中的一個不在了,它依然可以在另一個人的心裡成為永恆。

僅此,這般,而已。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