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有些事情不用想起,卻也永遠不會忘記。

曾經的付出,現實的殘酷,一切終化為了夢。

遇上你的那一刻,彷彿無數輕盈的花瓣紛飛在天空,一朵一朵飄落到身上,如同剔透的雪融化在白皙肌膚的溫度裡。

你說我身上有冰雪融化的芬芳,就像翩翩飛舞的蝶,穿越了漫長的塵世。

你說要用你緊緊的擁抱,將我揉碎在你滿是愛的胸懷裡。

那一刻,我哭了,那是幸福的淚水。

雖然幸福於我,始終是遙遠而抽像的幻覺。

還記得第一次的分離嗎?

牽掛擔憂的白天,忐忑難眠的夜晚,就這樣熬過了十數日。

你說我的傻讓你心疼,環抱著虛脫的我,道出了從未給過的表白。

那時我只覺得頭暈目眩。

你說我傻傻的執著撫平了你心中的缺口,讓它從此只為我完整的跳動。

那一刻,我又哭了,感覺幸福,從未如此的靠近我。

崇尚著柏拉圖式的戀愛法則,拋卻了慾望的誘惑,只感受那心靈和精神上的光芒。

我以為單純如我,雖不曾擁有湛藍的天和結實的翅,但可以飛翔,因為那裡有我的天堂。

我曾那樣固執的守著那片小小的天堂,以為只要一如既往就能等到我的守護。

即使在你離開的日子,也不想改變。

一直認為緣分並非命中注定,緣其實就是一種偶然,也許冥冥中早有安排,分卻是由人而定。

緣分就好像手中握著的一把細沙,沙漏盡時,緣分也便走到了盡頭。

若沙盡之時,剛好是命斷之日,那也就是我們一生所期待和尋找著的一世情緣了。

顯然我並不是一個守得住緣分的女子,曾固執的一次又一次在黑暗中伸出手,期待某天,能握住屬於自己的那一把盡一生才可流盡的沙。

曾經,以為你給的愛,就是窮我一生才能流盡的沙,然卻忽略了時間的可怕。

等待的日子漫長而無期,彷徨的夜晚總是佈滿恐懼,寂寞如煙,磨的人了無生氣。

消逝的時光麻木著靈魂,消磨著意志,燃盡了信心,終於疲憊到無力。

所有的信心、堅持、希望,終究還是化作絕望的淚隨風飄逝。

不知該如何描述那種感慨,只覺得已經聲嘶力竭卻依然見不到光亮,污穢侵佔了單純的靈魂。

不再純潔的百合,已化作讓人沉淪的罌粟萬劫不復。

曾經的愛是真的,決不只是一時的衝動。

那些讓人心疼的感動也是真的,曾經所有一切的一切都是真的。

怨過上天的不公,恨過生活的殘酷,然而最後還是敗給那如水而逝的時間。

有一種堅強,叫做偽裝;有一種痛楚,叫做無奈。

總有一些事情做了才知道後悔,總有一些人錯過了才開始想念。

或許你只覺得,是我自私的將你推向了絕望的深淵。

不求你諒解,只願你能保重自己。

我只要你過得比我好,不要為我放棄任何,不要為我不再去愛,無愛無恨並不是真的平靜,無慾無求也不是真的滿足;不要為不屬於自己的事物奔忙牽托;不要忽略掉生命中最真實的感動。

記得要幸福,一定要幸福,求你!

昨日的悲歡宛如流沙,隨著大海漸漸消失在我的世界,從此不會站在喧囂的人群中,和著城市的節拍跳舞。

靈魂在迷離中漫步,孤獨死寂直到下一個輪迴。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