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講的訊息剛發出,就收到久違的學生的伊媚兒:「聽說您要南下演講,好開心!老師,需要我們去高鐵站接送嗎?」

車行到嘉南平原,水田裡映著美麗的天光雲影。

電話鈴響起,又是另一位學生愉快的聲音:「老師到了哪裡了?我們都在演講廳裡恭候大駕哪!」

演講中場休息時間,四、五個十幾年前教過的學生圍過來敘舊,雖然聊著的往事常常是出乎意料的陌生,卻更添深入探究的樂趣。

一位躬著身軀、偷偷半途離席的學生,在演講終了之際氣喘吁吁地奔回,奉上一袋不知從何處弄來的咖啡豆:「呵呵呵!酗咖啡的老師!一定得喝喝看我的學生家裡剛剛烘培出的特級咖啡!這算是另類傳承吧!」

接過溫度猶在的咖啡豆,齜牙咧嘴笑著,連「謝謝」二字都不必說。

支開主辦單位的接待人員,學生簇擁著不讓老師就走:「幾年了!好不容易盼到和老師重逢,豈能輕易讓老師就這樣離開!」

餐廳裡,音樂溫柔地在屋內流瀉著,彷彿柔軟的水流般殷殷滲入渴切迎接的毛細孔,勾引出血液裡泊泊湧動的激情。

今生緣會呵!

一晃眼,就是十餘年過去。

不管成家或立業,無論頭禿或中廣,學生在人生的競技場上一逕勇往直前;

逐漸老邁的老師則收拾起昔日的銳氣,眉眼間,盡是寬諒與慈祥。

老師微笑著,學生朗笑著,餐廳外行道樹上的綠葉搖頭晃腦的,彷彿也被窗內傳出的七嘴八舌給逗笑了!

高鐵站上,師生擁抱作別。

坐進敞亮的車廂內,前塵往事像車窗外快速移動的風景,在老師的腦海拉出長長的膠卷。

回到家,打開電腦,從電子信箱裡跌出幾張洋溢幸福的學生全家福照片;

次日,宅急便急急按鈴,送來兩大包的決明子茶包,夾帶的卡片上寫著:「希望老師好好的保養自己,看到老師充滿活力的神采,就覺得好幸福。」

幸福?

豈僅是幸福,十幾年後學生仍有緣如此,像老友般交融,做老師的我充滿奢華的幸福!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