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感三月,無心參秀山鄉韻,卻有情參彼岸纏綿。

殤之漣漪啁哳,隨而落字記之!





【一】

三月,臨窗暮晚。

三月的鄉村,流韻著歲月的褶皺。握住夜色,倚著小窗,季節的涼意於此時也透著些許的暖。

小窗,直通遠方的窗口!

一顆思念的心,每每在這個凝眸的時刻,才能求得一絲寧靜。

於是,這月色侵蝕晚霞後的崢嶸,便成了那雙渴望的眼睛在月光濡濕中的永恆!

穿越靈魂的縫隙,閃爍的意念在經年的流逝中依然稜角分明。

曾經,隨著記憶裡的婉約不知不覺定格成難以撫平的心痕,亦如傳說中的蠱,沁入心遂,把思念幻化成一曲靈魂的蹁躚起舞!

不記得,這些萌動於心的思念在浩茫的墨海裡揮就了多少赤金的詩篇;不記得,那牽手時熟稔的記憶經歷了多少痛苦的迂迴!

漫轉流年,唯有寂寞深處的風景,魂舞深處的心痕,那麼的清晰,思念亦隨之愈加濃重。

我深深地懂得,屬於你的一切早已然遙遠,不曾停止的思念在冷漠的現實中只是心底不可抑制的痙攣!

喜歡小窗,尤為喜歡小窗深處的寧靜,那裡沒有傷痛裹挾的喘息,只是一個背影,一夢可千年。

緘默著塵封的記憶,一次次撿拾著歲月的殘骸,其實一切都只是路過,就像此岸與彼岸,中間總有一份游不到岸的緣,掙扎著切切思念!

亦或許,小窗便是那個為緣分而等候的渡口!

收拾幾許鉛色問星芒,為何你我的花朵開在紅塵外?

何處簫聲何處情,須臾不離,倚窗寄語,淺碧濃青看茶靡。

今生遇見,綻放嫣然凝語間;十指為歡,放手難愛,握住相思皆祭奠!

芳華落盡,心事早成泥。

朝花到夕拾,相擁寐倚,愛而又別離,來時路上有你,尋遍窗外所有的夜,只有那背影暈開一溪淺色的淒涼!

不知道,你是否也會喜歡倚著小窗暮晚?





【二】

三月,倚窗讀雪!

季節總是讓人驚詫它的玄妙,本該是花開茶靡的季節,卻舞起了漫天飛雪!

或許這就是人們所說的天意吧!

不得不嗨噓這是一場好大的雪,雖然涼意刺骨,但還是沒能止住我推開小窗的習慣動作。

舊事柔情,揮就筆筆羞澀,恍若隔世的紅顏,徒剩臨窗哀歎的思念,你卻已在不經意間完成了華麗的轉身,在向前走,不是離我更近,而是更遠……

聆聽雪落的聲音,細數飄飛的雪絮,那曾經執手的歲月已隨流年的扉頁漸遠。

對視著雪花的時刻,我卻一次次想起那時花開中搖曳的你,心痕愈加清晰,或許雪落神交,人間晚晴,此間自有彼心相觸的靈犀!

心隨雪舞,一腔思念交織著雪韻的窗欞顯得格外的澄澈。

戀意一肩,思念兩袖,雪舞中是一半婉約的甜蜜,一半蒼涼的離殤。

欲語無言,不禁想起張孜的「醉唱玉塵飛」,這該是此景天作之佳句,情參雪舞,伊人惋歎,落字對雪吟,殤逝成塚。

千年自有染塵人,我亦為來者!

透過小窗,仿若看得到雪的心靈,那是一份寧靜致遠的淡泊。

遙望著最初的方向,何嘗不想情歸消隱。

只歎,跋涉千尋,卻走不出對你的惦念,心門之外的你還好嗎?

如此的懵懂,這樣的不可言說。

凝望窗外的雪景,我們是否是一樣的?

又是否來自同一個天空?

也許只有也許,心若在,夢就在,足矣!

你說呢?

還是笑看雪舞吧!





【三】

三月,鎖窗啁哳!

墨語情熏,暖昧的身影再次的熟悉而陌生。

佈滿窗下的苔蘚剛欣現一絲綠意,又迎來了一場飛雪,雖有佳句「苔痕上階綠,草色入簾青」為襯,卻也無情的說明了這個世界並不完美。

熟悉如此,陌生如此,其實凝眸深處什麼都沒有,只有愛而不得的無奈,之所以喜歡,就是因為透過小窗可以遙望彼岸!

突然,淚流,不止……莫名的覺得這個世界留下的是滿目的蕭疏,心痕落處儘是瘡痍!

朝來署往,多少年以後,站在窗口的人老了,或許他依然喜歡靜靜的凝望。

那個時候,他不在感到這個世界的孤獨,他的雙眼中流溢的滿是幸福的澄澈之光。

因了這份亙古的眷戀,夢不在空蕩。

那麼,你會為他祈禱嗎?

回溯聆聽,一望無際裡不時掠過平和的音符。

兩許期待的眼睛,綽約可感:

為什麼要在黎明裡等待黑暗?

那樣只有讓心痕更生淒婉!

紛擾的紅塵,看淡了也就無悲無喜。

沐滄桑慰撫溝壑,思念的心痕便成了一顆飽經風霜的種子,埋在心底,終會開花,開出的花朵,就叫幸福!

或許就在凝眸深處的下一站!

啁哳吟哦,鎖窗寄語,期許著在下一站裡皈依平淡!

幸福中可否,有你?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