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過頭找尋那些記憶,卻看著滿目蒼涼。

以孤獨高傲的姿態默許了決定,曾經也蕩氣迴腸過,只是此刻回歸地平線。

時間演繹了一場華麗的舞台劇,深刻下遺憾,幸福,失望與寂寞。

只是無論我如何隱忍著故作輕鬆,我總會感受到那一抹悲傷從心底一漾一漾的氾濫開來,接著,我還是淚流滿面。

我打開厚重的窗簾,夜空總給人陰霾的感覺,就像此刻我的心一樣,彷彿有一層深沉而灰暗的霧靄,如此的空洞,似乎無法形容的絕望。

只是我依然輕扯著笑容,只是那一抹笑容悲哀到幾乎破碎。

回憶中依稀記得他說,不要喜歡我了。

我放下電話輕輕的繼續說,對不起,我不會。

我將他深深埋在心底,用透明的膠帶一圈一圈的纏繞起來。

但我知道總會有那麼一秒,那些凝結的疼痛排山倒海覆蓋平靜,於是耳邊那些歡聲笑語嘎然而止,只剩下心一片片碎裂的聲音,不知道會持續多久,無窮無盡。

我只是習慣了他眼神中深深的暗,於是我也變成了他,只是我也就注定一個人游離,看著心中築起的城市轟然倒塌,而我束手無策,唯有淚如雨下。

我最無力的時候,總感覺那抹心疼的眼神會忽隱忽現,是如此這般忽遠忽近。

漫無目的尋找著方向,一切都是那麼陌生。

就像做了一場夢,甚至懷疑這些事情是否發生過?

我狠狠的壓抑著自己,彷彿置身於白雪皚皚的樹林,白雪清透的泛著冷漠的光芒,我慌張的奔跑著,可是我怎麼也看不到終點。

我惶恐著,聽著風吹著樹葉「沙沙」的聲音,突然黑暗席捲而來無法抗拒,讓我措手不及。

無論我怎麼吶喊著,嘶叫著,掙扎著,沒有用,都沒有用。

我被吞噬在黑夜中,絕望到麻木,那是一種悲哀。

可怕的是儘管如此,我卻心甘情願沉淪下去,我都知道,還會有不停的湧上數不盡的難過疼痛。

當感情一點一滴漸漸抽離的時候,我試著遺忘,卻想起那人,那事,讓我一個人躲躲,至少我不再把脆弱暴露在人前,此刻,視線漸漸模糊,原來我除了哭,真的找不到任何放肆的宣洩,那麼疼,那麼疼 其實早該明白,寂寞的人總會意猶未盡記起某一個人,那麼已經深刻在心底,我卻自以為是認為可以忘記,到最後,記憶中無法抹殺的痕跡成就了一世蒼涼。

也許等我垂垂老去的時候,站在一段段生命間隙的時候,我會明白那句一貫歇斯底釋放情感的自己就這樣安靜下來,無奈的接受那最後眷戀與遺憾。

突然好想此刻是生命的盡頭,是否我會知道此刻的悲傷在一生的歲月裡不過是滄海一粟?

如果是這樣,我寧可此刻死去,因為只要這樣想,我的心就無聲無息地沉入黑暗的深淵中,四分五裂, 也許命中注定,對此我無力抗拒,無力割捨。

時間真的不長,我鬆開手許諾你會好好的。

可我知道我做不到,掛了電話後透明的悲傷覆蓋我的面容,像失去最寶貴的東西,為什麼越相信永恆,卻換來再一次靈魂失控?

此刻,真的恨自己不爭氣,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不停不停的哭,原本以為我經歷過愛情的種種,原來面對你根本不堪一擊,原來到最後一刻我終於明白,我是真的喜歡你,根本放不掉。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