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聽誰說過,沒有傷痕的女人是不會愛上吸煙的,沒有受過傷害的女人,是不會愛上傷口的,我想一個沒有受過傷害的女人也是不會愛上煙的,煙是對那些美好細節的緬懷,做著一個神情憂鬱的女子,坐在冬天憂鬱的場景裡吸煙的姿勢,總是讓她有一種說不出的酸澀,我猜想此時此刻,她內心的疼痛,正像藍玫瑰一樣綻放。

煙是短暫的,所有銷魂的東西,都是短暫的,而美麗也因為短暫而更加美麗,受一點點傷,就會哭泣,那是單純的少女,但是吸煙的女人卻不會輕易哭泣,選擇了煙,也就選擇了一種絕美。

愛是一種傷害,但女人們卻在傷害中尋找快樂,煙也是一種傷害,但同時,煙又讓女人忘記了傷害,如果說,不吸煙的女人是一抹胭脂紅,那麼吸的女人就是一朵曼陀羅,煙漸漸飄散,飄不散的是風情和幻想。

一支煙,對於女人來說,究竟意味著什麼,或許是情慾的顛峰,或許是分手的淒惻,沒有傷害的愛是不完整的,想起或者忘記那些愛過的和傷過的人,都需要煙,煙不是一種生理需要,煙是一種心理需要,長長的,細細的,煙在清瀅動人的纖指之間燃燒如同那深藍色的指甲。

有一點深邃,有一點慵懶,有一點嫵媚,有一點溫婉,還有一點迷情,一支煙,更像是一種別離,坐在暗橙色的咖啡館裡,散發著恬淡的芬芳,所有的陽光都圍繞在身旁,窗外,所有的人都行履匆匆,每個人似乎都知道自己的方向。

吸煙的女人,內心冰涼如面一朵凌霄花,一本發黃的書,一杯黑咖啡,一句讓人心跳的詩,帶回了那羞澀的少女時代,那時,什麼都不懂,生活裡只有淺綠色的夢,足音清脆,讓所有的目光都停止呼吸,背影,如同一朵迷情的雲,讓多少風停止歌唱,說話的聲音,輕輕的,甜甜的,多像一陣春雨,那麼憂傷,那麼潔淨,那時候,為書中的故事,流下了多少可愛的淚水,可現在~在也不會了,因為她自己也成了故事裡的人物。

每個女人的命運,都是悲劇,因為,對於女人來說一切都是那麼短暫,年輕的時候,想像在一個人的手心裡漸漸老去,那種感覺是很溫馨的,因為,那時並不理解什麼是老,以為那是一種至深的浪漫,現在,當歲月無情地在臉上刻下傷痕的時候,才發現蒼老是一個多麼可怕的魔鬼,老了,就是煙即將燃完的那一瞬間,撳滅了煙蒂。

又點上一支,但是發現了她的眼角,那一抹潮濕的晶瑩,煙在靜靜燃燒,上午的咖啡館,如同一個沒有睡醒的少婦,低低迴旋著清淡的音樂,與其說坐在椅子裡,還不如說是陷在椅子裡,那一張原木的椅子,如同一隻花籃,只是裡裡面躺著一支灰色的玫瑰,整個上午,都沉浸在這樣一種朱古力的溫情裡,一支接一支地抽煙。

在下午三點鐘的時候,人漸漸多起來,緩緩地挪了挪身子,她想要站起來,一看,煙盒裡還有最後一根煙,又坐下,點上,火柴劃亮了暗淡的角落,臉上顯露出那憂鬱深深的痕跡,人們的說話聲,使她感到不安,沒有將煙抽完,就起身離去,腳步很輕,姿勢輕的像一隻貓一樣,然後,消失在十二月冰冷的風裡,沒有痕跡。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