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何處來,將要向何處?

我正在思考。

我走過和風細雨,繁華似錦的早春,也歷經冷清蕭瑟,涼風肅殺的深秋。

我努力地去追尋我想要的東西,但在我得到的時候也失去了許多許多的美好,我一心想要去目的地,卻在不知不覺間錯過了沿途如詩如畫的風景。

總有那麼一句詩能夠讓我們淚流滿面,「人生天地間,忽如遠行客」它讓我靜了下來,它是極其傷感的,傷感得令我悲從中來。

我喜歡讀古詩古詞,喜歡沉溺其中到廢寢忘食,喜歡《古詩十九首》喜歡吟「思君令人老,軒車來何遲」這等直白傷感的詩詞。

極其喜愛的傷感文人有潦到落魄的柳七,傷心薄命的秦觀,還有那一詠三歎的納蘭容若。

縱然在詞的王國裡,他們堪稱帝王,但於現實生活中,他們又是那般不如意。

柳永一生窮困,歷盡坎坷,卻換來奉旨填詞第一人,他甘於放下身段,與歌姬工匠為伍,一生的心事付於紅顏,寫下了纏綿悱惻的「多情自古傷離別,又那堪冷落清秋節」的千古名句,萬般失落醉酒後吟上一句「楊柳岸,曉風殘月」總讓我心生哽噎,對於得不到的他也曾耿耿於懷,違心作《望海潮》,但這並不能泯滅他的功跡,相反留下了「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的佳句。

在他詞的王國裡,他是孤獨的,但在他的生命中,他卻是比較幸運的。

同樣孤獨的還有秦少游,一生的不得志或許不是對他最大的打擊,但難以排遣的愁緒則絕對是他英年早逝的誘因。

我們記得的是那首膾炙人口的《鵲橋仙》,可真正瞭解他那首《滿庭芳》的人肯定不多,你看「傷情處,高城望斷,燈火已黃昏」是何等的淒厲孤寂,有人說「他眉間的愁緒,可能是他鍾愛的女子也無法抹平的」那是他一生的等待,卻等來了千年的孤寂。

《木蘭花令~擬古覺絕詞》相信很多人都讀過,讀過了就難以忘記你,納蘭容若,在我們記住了你那才華橫溢的詩詞的同時,我們也沒有忘記你那滿腔的憂怨深情。

我們讀「背燈和月就花陰,十年蹤跡十年心」感受地到你的絲絲情意,卻在吟「一片傷心畫不成」時倍感唏噓。

愛妻的早逝給他帶來了不可復原的傷痛,他徒留回憶生活著。

難怪王國維說他是「千古傷心人」他終於在康熙二十四年暮春,一病不起,年僅三十一歲。

他所經歷的痛苦,傷感是我們常人無法理解的,我們所知道的,只是他們很少很少的一部分。

生命就是一段旅程,我已起步,一步一步向前走去,不管前方是狂風暴雨還是春暖花開,我沒有選擇,只得向前追尋先輩的足跡。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