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有如一次漫長的旅行,如若懂得欣賞,你便不難發現沿途美麗的風景。

時令分春夏秋冬,人生也有四季:春詩,夏詞,秋歌,冬賦。

二十歲前是人生的春天。

兒時如詩,青春如詩。

當春天來臨,「天街小雨潤如酥,草色遙看近卻無。」

春光綠野,草長鶯飛,絲絛臨風,繁花萬頃,細雨如織,溪流潺潺。

金色童年,花季少年,在奶奶溫罄的懷抱中諦聽著童話,仰望著夜空細數繁星,把滿載幻想的風箏放飛藍天,讓爛漫的天真掛上柳梢,歡樂灑向潺潺的流泉,理想揣進入學的書包,在鍵盤上流淌青春的心曲,在綠茵場上追逐「貝克漢姆」。

天真無邪的歲月,是一首歡樂的詩,純情的詩,以無盡的童趣和無邊的想像,擁抱春光,沉醉初戀,訴說夢囈,盡情地抒發著水晶般的情懷。

二十歲前的日子浮想翩翩,活潑歡樂,充滿甜蜜和異香,是一首童話般的詩,語言率真,韻味淳厚,朗朗上口。

詩要用心來唱,只有一部分人能感受它的美麗。

人生春季的詩正是這樣,非爛漫的童真和情竇初開的少男少女而莫屬!

三十歲左右的人,進入人生的夏季。

三十而立,奮鬥似詞。

「人皆苦炎熱,我愛夏日長。」

當夏天循著春的足跡走來,在耀眼的陽光下,一切都火紅而熱烈。

夏季,有時晴空驚雷,暴雨如注,盡洗蒼山,夏風時而狂暴時而溫柔,讓人酣暢淋漓爽徹心肺。

夏花飄香,人醉花間,帶給你多少滾燙的遐想。

熾熱,是夏季的盛妝,「懶搖白羽扇,醉臥青林中」,赤裸真實的自我,在夏季的烈日下肆無忌憚地享受著與大自然最親密的接觸。

「而立」之年的人,「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的人生信條已然牢固地植根於他們的每一個細胞,天真被畫上句號,時光的流水已不再蜿蜒流浪,人生的思考帶給初生牛犢一抹淡淡的憂思,新的征途便悄然從腳下開始。

他們暗藏掘金的夢想,勇敢地置身殘酷的競爭漩渦,千帆競發,百舸爭流,前進的號子高昂而激越;他們熱情如熾,白手起家,攻城掠地,突飛猛進,勇敢地向知識和財富的城堡進伐。

揮汗如雨是他們身影的素描,日理萬機是他們奮鬥的倩照,爆炸的科技閃耀著青春的異彩,飛躍的時代傳達著人生的真諦。

轉眼之間,他們的事業已如夏日驕陽般火紅!

夏季,繁星萬點,皓月當空,正是花前月下,幽情勃發的季節,二、三十歲的人用熾熱與摯著,尋尋覓覓,追逐愛情,狩獵異性,用甜言蜜語去俘獲情侶純潔的芳心,在神秘的撞擊中擦出愛的火花,在回眸一笑中演繹一見鍾情的故事。

他們追逐嬉戲,山盟海誓,陶醉在夏的疾風暴雨中。

熱戀中的女人,溫婉而癲狂,熱戀中的男人,自信而粗獷。

二、三十歲的人就是這樣,他們白天在生存競爭的刀鋒劍尖穿行,夜間擁了嬌娃美妻書寫人生的浪漫。

二、三十歲的人生,事業起起落落,愛情分分合合,故事長長短短,調有所寄,平仄分明,語韻鏗鏘,擲地有聲,字、句、聲、韻俱全,是一首絕世的詞!

字不在多,句不在長,字字都精妙,句句都神奇!

讓人讀來,如癡,如醉,如迷,如狂。

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

四、五十歲,人生進入秋季。

男人的秋天是成熟、強健,女人的秋天是香艷、耀眼。

四、五十歲的人,步履從容、躊躇滿志,豐富,神秘,理智,成功,交織成一首燴炙人口的歌謠。

「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勝春朝。」

秋天,金風起處,枝添淺黃,楓林盡染,碩果滿園,山明水淨,夜闌來霜,如歌如畫。

傷感,失落,幽怨,幸運,收穫,人們的情緒時而「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時而又「高樓目盡欲黃昏,梧桐葉上蕭蕭雨」。

秋天是豐收的季節,笙瑟秋蕭,齊奏「春種一粒粟,秋收萬顆子」的人生頌歌。

四、五十歲的人,同秋天一樣,是成熟的,穩沉的,大度的。

他們經過風雨,已有閱歷,思想深沉,性情冷靜;他們或者著書立說,或者成名成星,有的腰纏萬貫,富甲一方,有的峨冠博帶,名利雙收,至少也是事業有成,豐衣足食,小日子無憂;一家人父慈妻愛,兒女繞膝,家庭美滿,和樂而幸福。

四、五十歲,收穫的快樂與失去的痛苦刻骨銘心,錯過的與得到的恍若天邊的浮雲;成功的瘋狂,失落的呻吟,快樂的渲洩,寂寞的哀怨,猶呼呼在耳。

萬花筒般的經歷,宛如枯葉,在秋風中紛紛墮下,成為往日的歌謠。

因為對滄桑世事有更深刻的認識和體驗,思維內涵已然豐富,而成為人間智者,人生的讚歌借此譜就。

那人生歷程的風雨和坎坷,那攻城掠地的奇勳與淒惶,又是一首蒼涼悲壯的歌,成功和成熟組成它絕佳的主弦律,無論高亢激昂,還是低沉厚重,人到中年都會滿懷自信,洞開喉嚨忘情地低吟淺唱。

六十而耳順。

六十歲的人,走完了人生搏擊的T台,告老還鄉賦閒在家,離開喧嘩的塵世,辭別人生跋涉的艱辛,躲進陋室而噤若寒蟬,開始了人生的冬季。

回歸閒適,回首往事,人生若賦。

「隆冬到來時,百花即已絕。」

冬季,山河銀裝素裹,世界晶瑩剔透。

森森寒氣中,六十歲以後的人,冷清而孤寂,冰清而玉潔;霞光婉約,夕陽輕撫著悠悠行雲,蒼山凝重,往事不再,忙碌地奔波隨了時間的流逝而慢慢的褪色。

獨立隆冬,凜冽的寒流從容地開啟了濃茶般的記憶,讓懷念的滋味沉澱在口中心底。

六十歲的人像在高空盤旋的鷹,用冷眼俯瞰人生,艱辛的步履,飄泊的影子,滄桑的心境,都湧向垂暮的黃昏。

回顧幾十年的進退起落,榮辱興衰,悲歡離合,苦辣酸甜,貧富貴賤,冷暖自知!

歲月漫漫前行,解開了難於開啟的心結,時光喃喃低訴,催人在經歷了人生坎坷的萬千感慨和迷茫後,回歸平和、釋然與昇華,從此超凡脫俗,大徹大悟。

得到的失去的都不再重要,全如眼前的冬雪「白茫茫一片真乾淨」。

有時,冬天也會有暖陽灑在慵懶的身上和心裡,騰起一襲暖意,喚起老驥伏櫪的遐想。

六十歲,人們理解了知足,習慣了平和,學會了忘卻,讀懂了感恩!

在六十歲的冬季,人生滿載著詩的浪漫,凝聚了散文的神韻,用濃墨重彩寫就一篇詞章華麗、專事鋪敘的長長的賦。

人生的四季就是這樣:春如詩,夏似詞,秋象歌,冬是賦!

歷經春夏秋冬,閱盡風花雪月,或許你的詩很淡,詞很短,歌很輕,賦很平,但人間冷暖,滄海桑田,一切都在季節的週而復始中萌發,生長,成熟,又最終歸於寂寥。

成功和歡樂是令人欣慰的,而守候和寂寞是另一種成功和歡樂;生是偉大的,而死是另一種永生。

人生四季,充斥著不同的色澤,又因每一種色澤而精采。

儘管我們的人生各別,有的璀璨,有的平凡;儘管我們自己的人生,時有高峰,時有低谷。

但是,朗朗乾坤,芸芸眾生,誰不願意珍惜自己寶貴的人生?

誰不會開懷暢飲人生的美酒?

誰能不放聲狂吟自己用生命寫就的詩詞歌賦呢?

人生四季,我們都能自我欣賞,我們都會自我陶醉!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