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以為走過風走過雨,路就不再泥濘;總以為爬過山涉過水,心就不再起伏;總以為加著熱保著暖,愛就不再結冰,總以為通著風透著氣,情就不會腐爛。

而那些難言的疼痛,那些刻骨的思念,那些紛繁的愁緒,歷經歲月的流逝,沉澱出一份暖暖的情愫。

淡淡的,輕輕的,柔柔的,軟軟的,一絲絲一縷縷一點點,縈繞在心際,在眉宇,在髮梢,在指尖。陪我春秋,伴我冬夏,隨季節流轉。

歎如今,我心依舊,欲尋陳跡,卻已物事人非。

杯冷夢殘,但求長醉,哪管它天昏地暗。

琴弦動,心弦亦動,一曲清音不絕,水長天遠,霧繞雲環。

是時候了,從體內抽出一些句子,把孤獨照亮,趕在黎明到來之前將夢展開。

曾記得,在風中,你說紅塵有淚,而你淚成汪洋。

風大雨急,一個人駕馭的小舟,飄飄蕩蕩,沒了方向。

於是我們蕩起愛的雙槳,漁舟晚唱曲飄揚,哪管他半刻風流,笑彎月亮。

曾記得,在雨中,你說一個人走,累了心腸,困了柔腸。

而天越來越暗,夜越來越黑,路越來越窄,心越來越潮濕,渾身上下似乎已長滿青苔。

於是我們執手清風明媚路,琴瑟和鳴。

青梅煮酒,西窗畫眉。嬌顏如花,醉舞紅塵。清姿扶月,笑撲流螢。

曾記得,晨曦裡,你說愛若沒了心心相印,天涯終究只是天涯,因此心的距離最遙遠。

於是我們續著同一個夢,一樣的微雨燕雙飛,一樣的花開蟲呢喃。

風捲雲舒,喜玲瓏,愛剔透。

巧笑嫣然,心扉扣,清風迎袖。

曾記得,暗夜裡,你說一個人的夜,心應該放在哪裡?

於是我們用思念點亮生命的火光,為你,為我,癡癡的守望。

踩著輕風,墊著白雲,枕著月亮,蓋著星星,夢的囈語在星河反覆流唱。

奈何,奈何!

奈何承諾如煙,那些約定好的幸福不是在荊棘中散失,就是在歲月中偷偷溜走。

徒留一份美麗的夢想,在清晨裡放飛惆悵。

奈何,奈何!

奈何醉夢難解,離愁怨,早晚隨風來。

昔日情深,已如荒丘。紅箋向處,素字伶仃,悲歡難寄。

眉鎖濃愁,月鎖清秋。

奈何,奈何!

奈何這心靈的翅膀,怎麼也飛不過紅塵迷霧。

深深淺淺的傷痕裡,明明還清晰的印記著那時微笑共舞,含情脈脈,癡情種種。

奈何,奈何!

奈何這無怨無悔的柔腸,看往事的花瓣,飄飄灑灑。

任把血淚釀紅酒,任把相思做紅豆,挑燈花,紅妝上身,風吹眉眼瘦。

奈何,奈何!

奈何緣如紙薄,徒有一簾幽夢,風動簾攏。

恨微雨濕流光,恨相思太長。

獨憑欄,月涼如水,詩意倦,字字怨秋寒。

秋天的雨,軟軟綿綿,絲絲密密,如煙,如霧,如女人的溫柔,如我一簾幽夢。

只可惜風來的太急,吹涼了體溫也吹醒了夢。

寂寞的指尖,奏響,一片葉與另一葉在風中歡聚飛舞的盈盈笑語,從青絲間緩緩滑落,淌過泥濘的路,淌過蜿蜒的心,淌過冰涼的淚,淌過腐爛的情。

世間情為何物,直叫人相隨相終。

濕了盈盈紅袖的,是滿懷的傷楚。

如果相逢相知是錯,那麼關於那些悲,那些傷,我應該如何續寫?

如果相惜相愛是錯,那麼關於那些癡,那些怨又應該如何結束。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