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被『性騷擾』有法可依,男性遭遇性騷擾怎辦?

不久前,我市首次對『性騷擾』行為作出明確界定,為此,不少男性市民認為:『給女性講葷段子屬於性騷擾,女性給男性發黃色短信、打色情電話同樣算性騷擾。』





男性市民

我們曾被『性騷擾』

『我們男性也常遭性騷擾。』

30歲的周先生稱,7月23日,新聞報道稱,《重慶市婦女權益保障條例(修訂草案)》中對『性騷擾』行為作出明確界定,即違背婦女意志,以帶有性內容或與性有關的語言、文字、圖片、聲像、電子資訊或肢體動作等形式針對婦女的行為,就是『性騷擾』。

『這種明確的界定很好,可保障婦女的合法權益,但我們男性也存在類似遭遇。』

家住南岸區回龍灣小區的周先生從事銷售工作,他稱,按『性騷擾』的界定,女性遭遇的『性騷擾』,男性同樣也遭遇過。

周先生要接觸形形色色的客戶,一些女客戶有意無意地用『黃色短信』對他『狂轟亂炸』。

考慮到業務往來,周先生只能採取刪除的辦法,『要是被老婆看到,就有口難辯了。』

『男性遭性騷擾的情況很多,但往往不被重視。』

家住渝中區華宇·名都小區的林先生經常出差,住旅館時常遭女性色情電話騷擾,『這難道不是性騷擾嗎?』

他說,擠公交車時,也遇到過女性故意與他身體接觸等。





公眾調查

四成男性被『性騷擾』

針對男性市民的反映,本報公眾調查小組四名成員分成兩組,對年齡在20歲~40歲之間的47名男性市民進行了隨機問卷調查,其中,19名男性市民坦言被女性騷擾過,8名男性市民表示,未在意過『性騷擾』問題。

問及『您認為男性遭性騷擾現象普遍嗎?』

17位男性市民認為『很普遍』,20位男性市民表示『有,但比較少』。

遭遇過『性騷擾』的男性市民,集中反映了兩種來自女性的騷擾形式:一是女性給男性肆無忌憚地講葷段子、發黃色短信或淫穢圖片等;二是女性穿著過於暴露,對男性造成視覺騷擾。

對此,六成男士採取『巧妙避開』,逾三成『保持沈默』。

一男性受害者無奈地說:『要是哪個男的在公共場合說被騷擾了,有人站出來幫忙聲討嗎?搞不好,自己反被當成騷擾者。我們惹不起,只好躲嘛。』

八成男性市民呼籲:『希望公眾也重視男性被性騷擾問題,對騷擾者進行輿論或道義上的譴責。』





穿著暴露

是不是也屬『性騷擾』

炎炎夏日,不少敢穿敢露的美女抓住這一大秀身材的好機會,趁機著迷你裙、吊帶衫、低胸裝、露臍裝等出入公共場合,不少男性市民認為,女性暴露穿著是對男性的視覺『性騷擾』。

市民李明稱,每次在電梯裡遇到穿露背裝的年輕女性,感覺好尷尬:『半個背堵在面前,眼睛不知該往哪裡看。直視吧,擔心被當成色狼,看別處又很別扭。』

28歲的市民劉先生說,走在大街上,經常看到穿著暴露的女性,『有的裙子短得春光大泄,的確不雅。』

劉先生認為,女性穿著暴露,是對男性的視覺騷擾,會誘導某些男士的『不良衝動』。

說到在辦公室講葷段子或黃色笑話,從事廣告策劃工作的劉剛認為,不少女同事是主講者。

還有不少QQ群,女性發送的淫穢圖片或帶色資訊,比男人還露骨:『這難道不是對男性的性騷擾?』





律師觀點

『性騷擾』界定男女都適用

重慶繼維律師事務所律師鄧繼為認為,所謂『性騷擾』是指對異性的騷擾,從公平的原則講,不能說只有男性對女性纔會構成『性騷擾』,女性若違背男性意願,對其做出類似發黃色短資訊,講葷段子之類的行為,也屬於『性騷擾』。

重慶市百君律師事務所律師王強稱,剛出臺的法規僅針對女性,主要是因為現實生活中女性遭遇『性騷擾』的概率遠大於男性。

『但法律法規的制定,會根據現實情況不斷完善。』

王律師稱,『性騷擾』是個雙向問題,若男性遭遇性騷擾,也可向公安機關報案,或尋求相關法律援助。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