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依舊是昔日的風,雨依舊是昔日的雨,黃昏的日光依舊把每個行人的影子拉的那麼長。

因為沒有實力,所以選擇沉默;因為沉默所以孤獨,因為孤獨所以我選擇做一名劍客。

做為劍客,不需要過多的裝飾,只需帶一臉的無情與冷漠。

我從不帶劍,因為我本身就是一把無堅不摧的利劍。

劍出鞘,如影隨形,狂舞的劍鋒發出一道道劍氣,過處--草木皆為所傷;殘痕--淒美卻又凌亂;當月的光芒透過層層影霧折射於劍身,凌厲的劍氣瞬間變的柔和,狂野的霸氣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瑤宮寒谷,誰人共舞?

御劍,遊走於城市的喧囂中,用閃電的速度劃過天際,用冷漠的眼神注視著過往的行人。

不願停留,因為那不是歸宿;不願回首,因為往事已隨風飄散。

霸者無雙,勇者無懼,仁者無敵。

然而,一個劍客,需要的既不是錦衣玉食,也不是權傾天下。

而是天地混然,人劍合一的境界。

它的存在只能使那把劍變的沉重,從此再也不能隨心所御,再也不會拿著它去守護那輪淒美的月。

當黎明的曙光再一次以千絲萬縷的姿態飄落人間的時候,有誰會想起曾經那月下舞劍的一幕,又有誰會看到那顆承受寂寞煎熬的心。

彷彿一切如同秋風過境,沒留下一絲痕跡。

風依舊在吹,走過了卻沒留下絲毫的痕跡。

我依舊是我,抱著那把銹跡斑斑的劍,守候在空曠的月光下,靜靜的等待。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