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沉的天空貯藏了太多悲傷,是想爆發於此永不離開了。

一個人站在一方被濕潤的土地,卻涌現了太多漸遺忘的回憶。

當幸福成為心中的一種信念時,我就知道悲傷是逃不掉的。

一頭扎進這個「陷阱」。

或許難過了,但我沒忘記甜蜜了,更是不會後悔。

只是逐步將所有記憶積于一點,隨時等候我大腦的分配。

時光如水, 我習慣於自己的情感自由釋放。

那些短暫的時間從我的笑,從我的傷,用海綿吸了去。

我微微笑或是點點頭,拿去吧,拿去吧,其實我給的不心甘。

零星碎片的承諾,從腦海裏閃現著。

是不是說過一輩子了,就會一輩子,如果是,為什麼會冷淡。

是不是說過會再見,就會實現,如果是,為什麼會遙遙無期。

難道過著各自的生活,就是給當初留下最善良的答案!

時間是阻擋一切事態發展的轉換器,將情變淡了,將恨退撤了,將記憶模糊了,將我們釋懷了!

我希望像小溪那樣歡快的流著,趨於一種輕盈。

波瀾壯闊是能捲起大浪,但似乎是只可遠觀而不可靠近乎。

我是奈不住寂寞的孩子,只是像水,像純凈的水。

不奔騰,就會結成冰,成為冬日裏被踩踏的公路,沒有保險的攙扶著快化的冰面。

我偏袒著安靜,更喜歡大家形容我是安靜的人,可其實,我很亂,很誇張,很張揚。

因為我同樣也怕,怕我安靜的讓你們忽視我的存在。

就像我遺忘曾經的日記本那樣。

腳踏車輪不停旋轉前行,在路上留下微薄的記憶。

曾幾何時,我也是希望自己能失去所有記憶,不因什麼過往所感傷,一切人都成為初見,任何事都處於空白,然後再在大腦裏深深刻下美好兩個字。

感情,是最原始的東西。

可是,在發展中變的複雜變的悲傷。

多少人追求,多少人淪陷。

我還很年輕,我眼中最重要的東西總是在不停的更換,可以是親人,朋友,更可以是我一個充足的睡眠。

真正的戰場不是社會,而是生活,真正的敵人不是朋友,不是任何人,而是時間。

經得起生活的不堪,才是站起來,經得住時間的考驗才是真正的成功。

我還在失憶什麼?

還在失意什麼?

那些看似失敗的失敗只是挑戰的一部分,那些看似成功的成功,還要保的住。

寒冬,將我的心凍醒,懷揣著現在的失敗重新站起來。

告訴這個人生,你所給的悲傷還不夠,你所給的考驗還未真正打敗我。

真的是新的一天,時時刻刻都是新的味道,周圍的空氣沒有悲傷糜爛的味道。

偶爾聽到自己短促的呼吸,也能明白,我在奮鬥中,請勿打擾!

南方,何時能遇見像北方一樣的大雪。

寒冷的季節用奮鬥來熱身,明年或許是開始或許是結局。

這段似水年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我還會是風中的陽光少年!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