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念是一種幸福的憂傷,是一種甜蜜的惆悵,是一種溫馨的痛苦。

思念是對昨日悠長的沉湎和對美好未來的嚮往。

正是在不盡的思念中,我的感情得到了淨化和昇華,也正是因為有了思念,才有了久別重逢的歡暢,才有了意外邂逅的驚喜,才有了親友相聚時的舉杯慶賀。

思念折磨人,也鍛煉人,更鑄造了人的性格的沉穩和感情的深沉。

思念別人是一種溫馨,被別人思念是一種幸福,當然好的前提是——彼此思念,否則,單相思是一種哀愁,只被別人思念是一種負擔。

因為思念,月光被注入了我濃郁的感情,月亮彎的時候,思念也彎,月亮圓的時候,思念也圓,不論月亮是彎是圓,思念是一首皎潔的詩。

思念可以讓我流淚,思念也可以讓我含笑,不論我是哭著思念,還是笑著思念,在思念的時候,我都會心無旁騖。

的確,思念也是一種純淨。

思念在朗月下,思念在黃昏裡,思念在秋雨中,美麗的景致,更易勾動人思念的情懷。

美麗的景致,也更襯托出那些蒼涼的美。

伴隨著不盡思念而來的必然是漫長的等待,詩人荻金森說:「等待一萬年不長,如果終於有愛作為補償。」

這真也可以說是一種思念中的忠貞與豁達。

每天從夢中醒來,你的名字會填滿我思維的縫隙,每夜臨睡前,想你,成了最美的瞬間。

迷路的時候,當心彷徨無依的時候,多想讓你感受我此時的心境。

幸福的時刻,能夠和你共享,憂傷的時候,希望能得到你溫情的撫慰。

那時,會去你的空間,品一段文字,輕握茶杯,香茗入口,思緒已隨著茶氣飄散在天地間,心境悠然。

思念穿透心房的時候,打開郵箱,留一段文字,寄一份真情,然後盤點往來的郵件,感覺你就在我的眼前,我分明看到了你眼底藏著的一抹淚痕,濕透了我的心。

透過屏看著你忙碌的身影,藏在心間的疼惜化作久久的凝視,蒼白的語言,敲打著冷硬的鍵盤,屏上顯示著寂寞的文字,在咀嚼著屏的冰冷。

黃昏像一把無情的劍,把夕陽染成了血紅一片。

鳥已隱入了歸林,滿地的落葉,枯黃一片,淺淺地傾訴,分離的傷痛。

多想握住黃昏的衣袖,添上心間的挽留;多想拽住時間的腳步,不再讓你匆匆離去的身影霧濕我的雙眼。

四月的天空,雲著了染料,厚重一片。

退了色的日子在破敗的日曆中不停地刷新自己,單弦的音律,時斷時續。

難以捕捉的氣息讓思念擱淺在春的陰影中,我的心被四月的風吹痛,被一場春雨洗得慘白一片,倚門回首,伊人仍在夢魂處,如水的情穿行在每一個或陰或晴的天氣裡。

時間翻閱著流逝的往昔,四月的光影從屏中散盡,歡樂,惆悵。

疼惜在心中成經緯狀交織,本是期待五月的妖嬈,卻添了一地的煩愁。

思念在春日的門邊等候,從指尖滑落的清淚被日記收留,片片的落紅蕭瑟了四月的天氣,濃煙暗雨,還了春色,還了寂寞。

優柔的心,細緻地等待著眉間小蹙的那抹淺愁被歲月溶解,戀上的紫色已化成一壇思念的酒。

我聽風在呢喃,以為那是你在淺吟慢語,卻看到窗紗上倚著的一輪殘月,映著滿室的清冷。

夜深深幾許,春的暖意揉損瓊璣。

把那一簾思緒,輕拋屏裡,只因想起了你,夜無處不透著你的氣息。

指尖敲打著鍵盤,思念穿腸而過,文字是我的紅顏知己,它們會把到你的路程鋪滿各色的字痕。

去年春裡,平常一季,臨到今年,已換心境。

是你,讓我把日子串成了晶瑩的珠鏈;是你,讓幸福和憂傷同時寫滿日曆;是你,讓恆古的思念在春陽的背面刻了誓言。

夜寒風細,思念是夜裡一曲難眠的夢。

雖然我們不在見面,也不在聽著彼此熟悉的聲音,然而,心裡時時會把你想起,你就是我生命裡等待了千年的知己,總是盼望能依在你的肩頭,看月宮裡吳王的沉醉。

思念是如此的美妙,凝結於心的是對你深深的牽念,縱然是漫漫長夜的等候,即使有觸摸的疼痛,仍然渴望相視的微笑能早早到來。

想你,心緒會凝結於指縫,在每一個陰晴圓缺的日子裡流瀉。

好像在訴說著它那漫長的等待,等待我們的約定,我們的重逢,既緊張又亢奮。

夜幕的思念是一種甜蜜的憂愁,無盡的想念是一種苦澀的期待,想你是一種幸福的憂傷,念你是一種美麗的嚮往。

我還是很慶幸,慶幸,寂寞的時候有你可以讓我想你,溫柔的時候有你可以讓我溫柔,有一個讓我有理由去執著和堅強面對的你。

轉眼我已經離開好幾年了,但往日的時光卻還歷歷在目,或許因為太刻骨,所以才會這樣銘記於心。

不論怎麼說,思念都是一筆巨大的精神財富,一枚枚凝聚著深情的郵票,一封封散發著溫馨的信箋。

歲月盡可以像落葉一樣飄逝,但這筆財富永存,在我迢迢的人生旅途中,它會永遠陪伴著我,給我綿綿不絕的溫馨和取之不竭的力量,我堅信幸福會因思念而美麗。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