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把這些破碎的不能拾起的記憶堆砌起來之前。

有句話,我要對你說:「我愛你、至死不渝。」

把時間的輪軸從中間剪短,可以拉長到一切的開始和所有的停止。

我作為審視者,發現曾經的一切,不過是空白的點綴。

被某些人,某些事,不停地漬染著,漬染著。

無意義,直到停止。

把自己的口袋裝溢滿香甜的陽光。

分給那些看不見陽光的人,最後的最後。

我只剩下空空的口袋。

和寒冷的蕭索。

惟獨我,回到從前。

我總喜歡和時間賽跑。

卻不知何時玩起了捉迷藏,就算再怎麼努力也抓不住時間的殘影,相同的,阿里斯基永遠都追不上龜。

你大可嘲笑這句話,嘲笑我,但至少你不會嘲笑你自己。

就如同我自己一樣。

所以我最終只能選擇落幕而不能追溯。

沒有過程的結果,是沒有結果的結束。

到了後來,我翻開了放在桌子上卻沾滿灰塵的聖經,一句話,讓我感動不已。

只要你信上帝一點點,就能創造奇跡。

淚水遮住了視線。

一直沒有信仰的我,只信仰值得信仰的人,卻忽視了應該信仰的你。

到了最後,我只能草草收筆。

因為我只剩孤獨。

我虛度過太多的時間,我要帶著信仰重新整理剩下的時間。

秋來了,冬來了,又是一年。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