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靜極了的時候,時常停下疲倦的腳步,倚在潮濕,雜草紛長的泥壁上,抬眼看著遠遠的山,墨一樣的顏色,在夜裡化不開,在心裡瘋張,堵得呼吸不暢。

偶而在山間躍動的幾點光,是星光?

是螢光?

還是哪一個孤魂,不散的磷光?

腳步斷斷續續,終還是,連成了串。

那是歸時的無奈,還是去時的彷徨。

山花滿徑的時候,未曾擷一朵,簪在鬢間。

而今青春漸遠,又怎堪,讓黃花羞上衰顏。

幸好,還有輕風,從山谷裡柔柔掠過,青絲縱使無情變老,仍依舊飛揚,記憶,也會隨風,一道走遠。

在未與昨天揮別之前,且讓曾有的笑,曾有的淚,再停留一刻吧。

這裡,是兒時歡笑著奔跑的路徑,笑聲如珍珠般,散落在綠苔荒草間,沙灘,林地,田野,稻草人,那濃烈的幸福及快樂,熏得無拘無束的心,終日昏昏。

這裡,是少年知愁時,一點點不確定的憂傷,一點點寂寞的煩愁,是別離時的滑行跑道,是爹娘眼裡,漸行漸遠的風箏。

在高處遠方飄啊飛啊,遺漏了所有的牽念,掌握命運的,只是一陣又一陣,不可測定方向的風。

尋風起的日子,掙扎月月年年,終於一身襤褸,滿心棲惶,跌跌撞撞回到了熟悉的故鄉。

曾經絢爛的翅膀,早已黯淡,徒掛斑駁的壁上,日復一日地,念著想著,不知何時的再一次飛翔。

路過的一些景,一些人,多數早已模糊,餘下的,在相遇之時,已如石壁上刻字,深銘於心。

斧鑿留過的痕跡,有錐心刺骨的痛,有淚中帶笑的歌。

山居貧屋,燈火歸於寂寞,一鉤新月,邀約數點星光,在永恆之地,永恆地明滅著。

流螢點點,輕羅小扇丟給了何人,松濤陣陣,徹骨清涼要拂向何方。

任衣袂在夜幕裡,靜寂著,孤獨著,沉默著,從童年飄來的歌聲,斷了,散了,碎了。

要用什麼樣的曲和韻,才能接續上。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