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草在遠,青草在上,青草在我的思想裏生長著,那青草一大片一大片的,綠了眼簾,綠了地平線,我的心兒就像一支快樂的歌兒,在青草之上放飛,直到綠了我的心窩,讓這嫩綠、淺綠、深綠洇入我心,讓我內心有一個綠色的精靈,讓這精靈飛翔,捎給我快樂和自信。

我走在青草之上,我的眼睛裏流露出的是我母親的目光,我的身體晃動的是我父親的身影。

大地起伏,綠色連綿,我是這青草的兒子。

讓我的心化為一片綠,化為一片綠的海洋,可以收藏小鳥,可以收藏快樂和歌。

我聽到了小鳥快樂的叫聲,在我心頭,音符一般跳動著。

你知道,我自己是多麼想成為一隻小鳥,飛在這青草之上,隱伏在這青草之間,把快樂的歌聲傳遍每一棵青草,讓它們隨風起舞,讓它們快樂歌唱。

你知道,我自己是多麼想成為一隻小鳥,快樂地在這世界上活著啊,沒有憂愁,沒有煩惱,沒有痛苦和悲傷,只有快樂地飛翔。

這從我骨縫里長出的青草,這從我頭髮里長出的青草,這從我眼睛里長出的青草,這從我皮膚里長出的青草,在漸漸淹沒我自己,綠遍天涯。

青草在上,在我的思想上面生長。這從我思想裏生長出的青草,這帶著我思想溫度的青草,一併也帶著我思想的苦痛。

這青翠的草,這告訴我流水的方向和風吹拂的方向的草,這從我傷口裏生長出的草,這愛她就是愛我自己的草,這孤寂的草,這歡歌的草,在我身旁,在我睡夢裏生長著,把故事和傳說帶向遙遠處,無論過去抑或未來。

這從我腳印裏生長出的草,告訴我道路正在生長,正在變寬,正在向遠方延伸,每一時刻,青草的訴說都能讓飛鳥注目。

我在路上走著,這從我腳掌上長出的青草,對我說,她愛我。

這讓我淚雨如飛,我奉獻于她的只有這一掬淚珠吧。

我在淚光晶瑩中,在內心裏呼喚著青草,讓她們向我湧來,如水,如波濤一般,將我包圍,淹沒。

這在我俯下頭來,就可以慰籍我心靈的青草,她用她的小手掌撫摸著我的臉龐,使我滄桑的容顏變得就像一個兒童的臉蛋,那麼青嫩,那麼憧憬和充滿了未來,好時光還在後頭呢。

這讓時光倒流著的青草,從我的手指間流過,那暫態的溫熱讓我感動。

面對著這青草,我是有多少無言的訴說啊。

這告訴我季節、雨水、陽光和塵土的青草,這告訴我生死興衰之理的青草,這記憶了我情感漩渦的青草,這有歡樂的青草,看著她們就讓我相信世界上沒有了痛苦和憂愁。

所以我願意看著她們,用我一生的時光看著她們。

一個人存在,就是說一個人的靈魂存在,假如我死了,我要我的靈魂就附著在這些青草上,讓它隨風而起伏,讓它在雨露中晶亮。

我要在青草之上,如鳥兒一樣為大地歌唱,送去我的祝福。

綠草如茵,多好的青草,多美的青草啊。這從我的身體裏漫過的青草,我感覺我就像平原一樣舒坦,就像道路一樣窈窕。

我的視線飛揚在青草之上。

這情人般的青草,她的柔指繞過我的發梢,她的呼吸就在我耳旁,對我柔聲細語,情話綿綿。

這生了死,死了生的青草,在我眼裏就是永恒的,它以一種信念支撐著我,讓我看到生命的綠意和光亮,把我從陰暗帶到光明的天地中來,讓我伸展著胳膊和腿兒生長著。

眼前這是多麼平靜的青草啊,年年歲歲,歲歲年年,就這樣在風雨裏生長著,歡歌著。

我感動她們無邊的精神正在滋潤著我身體的每一處細膩的紋理,多麼柔和的綠啊,看著她就願意讓自己活著的綠啊。

我因此在敏感著,擴展著,昇華著我的精神和生命。

多麼柔和的綠啊,看著她們我就要漸漸睡去了,做一個甜夢,並要在甜夢裏笑出了聲。

我以我的手指輕輕撫摸著這些青草,這些像是從我身體里長出的青草,我熟悉她們的氣味,這青草的氣息就要衝破我身體的軀殼,把靈魂帶出來歌唱了。

這靈魂的青草,這歌唱的青草,這在時間深處歌唱的青草,這安慰著生命每一個角落的青草,她把她的柔情流遍我身體的每一個細胞。

這如長髮飄拂的青草,這在我生命中曾經吶喊的青草,此時柔情萬種。

所有這些,我都聽到了,我都感覺到了。

青草就在我身上生長著,如夢魂纏繞。我看見一棵青草在奔跑,我也奔跑起來,我奔跑起來時多像一棵正在生長的青草啊。

我聽到了,青草在對我呼喚。

青草在給我一種精神承受力,讓我把路走遠,走長。

一棵草,柔弱的骨,支撐起她的宇宙。

我在青草之上,世界多麼明亮、光華。

啊,這是青草的河流,這是光明的河流。

心靈的荒蕪因青草的生長而變綠了。

我的心靈世界開始變得綠意盎然,生機勃勃。

我的生命綠茵充盈在這片綠草之上。

我變得年青了,有過的激情和理想又回來了。

我心靈的傷痛融化為水,悄悄流走了,沒有留下一絲痕跡。

那種脫胎換骨的新穎感覺,意味著我正在迎來新生。

我掬綠為乳,吮吸著,像是一個乾渴的孩子。

我激動著,我的眼裏同時流著欣悅的淚花,我感覺到自己回家了,我不再無所歸依,生命走出了這麼久,這麼遠,在這片綠草之上,我終於有了一種回家的感覺。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