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6:30台北車站人正多的時候,公車人都塞的滿滿滿,尤其是3x7。

我跟朋友兩個人帶著要用來做結力作業的材料上了人擠人的公車,其中有一根長大約一米六的鋁管。

因為人多到不行,我們只好把它直立著放,並一起抓好不讓它倒下。

雖然這裡不是黑特,不過還是想幹譙一下:3x7的司機,你可不可以車上塞滿了人就不要在飆車了!

飆車就算了,技術也好一點,不要闖個紅燈還不上不下的!

故事是在一個紅綠燈發生的,爛司機為了趕那剩3秒的綠燈,剛剛擠上車的女學生還來不及站穩,車就飆出去了。

好死不死,闖燈失敗,司機就非常豪邁的緊急煞車,各位想像一下,一輛公車從急衝到急停,會發生什麼事情?

就是全部人都往前面擠!

剛剛那個剛上車的女學生,情急之下,順手就抓著我跟朋友握著的那根鋁管。

我還來不及跟她說:那不是扶手,那不是扶手,那不是扶手,那不是扶手,那不是扶手,那不是扶手,那不是扶手

結果她,就成為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夾帶著全車站著的人的重量,我、朋友+她 三個人狠狠的往擋風玻璃撞去。

慌亂之中,我們還把收零錢那個箱子給拆了。





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

當我好不容易恢復過來,想問問那位女同學有沒有怎麼樣,她應該是驚嚇過度,又或者是有哪裡受傷了,整個人臉色蒼白,而且因為跌成一團,整個裙子都往上翻到天上去。

朋友基於禮貌想提醒她一下就跟我說了兩個字「內褲」。

我本來要問出口的:同學,妳的臉色好白,有沒有怎麼樣?

不知道為什麼變成:同學,妳的內褲好白,有沒有怎麼樣?

同學,妳的內褲好白,有沒有怎麼樣?

同學,妳的內褲好白,有沒有怎麼樣?

同學,妳的內褲好白,有沒有怎麼樣?





雖然她的內褲真的是純潔的白色,不過我不是這個意思呀!

囧RZ。

我不是變態呀!

我真的不是變態呀!

當我脫口而出:同學,你內褲好白,有沒有怎麼樣?

那女同學的回答讓我無限囧。





我…我…沒事,不過我把你的管子弄彎了,很抱歉。

我的內褲沒有怎麼樣,不過我的腳有點扭到,還有,下次關心別人之前,請先關心其他地方好嗎?





當下,整車頓時一片死寂,只有我那沒良心的同學笑的跟白痴一樣。

我只能低著頭,抓著歪曲的鋁管和連根拔起的零錢箱,忍受著眾人異樣的眼光、和女同學尷尬的氣氛下,一直到下車。

直到下車時,司機大喊:同學,你要把我吃飯的東西帶去哪裡。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