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功課一向不好,英文、數學在衛道中學三年級時,都不及格,後來補考通過,才勉強畢業。

不過,國文一科是我比較拿手的,尤其是「作文」,在考私立初中與高中聯考時,作文分數都接近滿分,因此,我常志得意滿。

偏偏高二時的國文老師,是一位六十餘歲的老先生,他的外省口音非常濃,同學們經常聽不太懂他在說什麼,所以,我似乎有些輕視他;用一句現代校園俚語來說,就是--「不太鳥他!」

有時候,我喜歡在課本中故意找一些艱澀難答的問題來考他,所以這位「老老師」,常被我問得瞠目結舌,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才好。

有一次,我自認最拿手的作文簿發還回來,我打開一看--天哪,「丙」,一個「大丙」!

過去,我的作文幾乎都是拿「甲」的成績,怎麼這次被老師評為「丙」?

不過,我知道,我並不是很用心地在寫那篇作文。

作文拿「丙」之後,我仍然喜歡在上課時問「怪問題」來考老師。

有一天,下課了,班長喊--「起立、敬禮……」

班上大部分同學都是老樣子,例行性地隨便站起來,有氣無力地隨便鞠個躬,下課散了。

可是,這國文老師突然很嚴厲地把我叫住:「戴晨志,你過來!」

我莫名其妙地走到老師面前,問:「什麼事?」

這時,老師叫我跟他到教室外走廊,然後很生氣地「啪!啪!」重重地賞我兩個大巴掌!

我兩個臉頰頓時紅熱了起來,一時之間,真搞不清楚為什麼被老師摑了兩個耳光?

同學們在走廊上看我被老師打,也都像猴子一樣敏捷,馬上圍攏過來「看戲」。

當我臉紅紅、腦脹脹的時候,國文老師大聲地用他那個「外省鳥腔」責問我:「剛才敬禮的時候,你為什麼不站起來敬禮?你為什麼對我這麼不禮貌?」

那時候,我真是好委屈哦!

我沒有「起立、敬禮」嗎?

我……我記不得了。

我只不過「動作慢一點」而已吧!

可是,即使我沒有起立、敬禮,也不是只有我一個呀?

為什麼只有故意「抓我一個」,並「公然」打我兩個耳光?

當時我心裡很嘔、很恨、很氣,也很丟臉!

但是我知道,是我理虧、是自己不對,縱使我有千百個理由來「合理化自己」,也無法改變「我沒有起立向老師敬禮」的事實。

所以,在眾多同學圍觀下,我低著頭,始終沒有頂嘴,一直等到老師罵完,叫我離開。

從此,在那門國文課,我閉嘴,不再發問「考」老師,但也在心裡暗自發願--「我要做給你看,我一定要做給你看!」

後來,我果真得到全校作文比賽第一名,並代表衛道中學,再獲得全台中市作文比賽冠軍,洗刷作文拿「丙」之前恥。

如今,從高中畢業已近三十年,聽同學說,那國文老師已經過世;然而,當初他迅雷不及掩耳地「啪!啪!」給我兩巴掌的一幕,至今我仍清晰記得。

其實,我滿懷念這國文老師的,因他的兩個巴掌「把我打醒」,使我不再傲慢無禮、不再目無尊長;也讓我更瞭解「滿招損、謙受益」的道理,就像農人插秧時,必須低著頭,一邊插秧、一邊往後退,一直退到水田的盡頭,才能看到前後左右、排列整齊的「美麗秧田」啊!

所以,「退步原來是向前」,「退一步,是為了跳得更遠」,不是嗎?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