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香縈遍紅橋夢,夢覺城笳。

月上桃花,雨歇春寒燕子家。

箜篌別後誰能鼓,腸斷天涯。

暗損韶華,一縷茶煙透碧紗。

一紙粉箋,四方香墨,浸染紅塵,幽香含醉;一抹長袖,幾縷花魂,蝶語暗湧,夢舞翩翩。

恍若臨江仙,靜如水中月,霧靄茫茫深處,琴瑟和弦之間,嫵媚女子彈出淡淡哀愁。

一簾幽夢,獨舞綿延,醉清風。





一、紙素濡箋兩眉彎

思悠悠,恨悠悠,恨到歸時方始休。月明人倚樓。

柳葉眉,含情目,蹙眉緊鎖,眉生妖艷,欲遮嬌羞。

暗銷魂,追旅思,靨生凝露,不訴離愁,欲語還休。

伊人月下,獨伴紅妝,不知伊人為誰傷?

態生兩靨之愁,嬌襲一身之病,纖纖玉手,遮不住暗恨離傷。

清晰的臉龐,在淚眼中漸變模糊的麗影,水波蕩漾,浮起落寞的繁華。

明月不諳離恨苦,斜光到曉穿朱戶。

月朦朧,迷離撲朔,不能觸摸的幻影,霎時沉沒。

於皓月之下,採擷一粒相思種,於東風之中,拋下萬古情癡愁。

你可知,年歲如水,寂寥成歌?

欲寄彩箋兼尺素,山長水闊知何處。

滿腹心事欲訴誰,唯有筆端寄情思。

飄香的文字,灑滿你熾熱的真情;欲穿的淚眼,在筆稍停留。

點點心酸,寥寥心語,暗暗情詩。

你可知,馨香虛渺,寂寞三疊?





二、墨染雪鬢獨坐閒

紅酥手,黃籐酒,滿城春色宮牆柳。

東風惡,歡情薄,一懷愁緒,幾年離索。

不是過錯,只是錯過。

宛如命運交錯,橫亙千古,終是那幻境離恨天。

墨縈素裹,獨攬輕閒,醉魘雪鬢,螢火闌珊。

漫漫古道,西風瘦馬,何處天涯?

林花謝了春紅,太匆匆。

唇齒輕啟,正是那掩映在楓林裡的桃紅。

脈脈含情目,絲絲展寸眉,為誰拾起那遺落的芬芳?

一地殘紅,暗香浮動,印月黃昏。

你可知,你是我沉浸了萬年的相思,點滴撈起,卻打濕顫動的靈魂。

你可知,我是畫軸裡吹簫的玉人,獨自為你吹起長夜的寂寥?

歎聲怨艾,勾畫你冷漠的心。

追憶那一縷悠然,墨染滄桑,也許流水春去,桃花依舊,唯獨不乞笑春風。

煙花落盡,默然癡守;題帕三絕,屢訴衷腸。





三、飛袖舞文影烘寒

衣袂飄飄,淚影寥寥。

石橋細雨,伊人誰依?

琴聲流轉,韶華暗去。

蕭瑟春意,橫笛漸起。

最是那一襲溫柔的氣息,嬌聲暗許。

望穿繾綣的深眸,如皓月盈空,幾許癡迷。

舒眉當展,碧波湖畔,採擷一池清香,留予香荷舞伴。

歌聲浩淼,水如煙,你款款走來,慢移寸蓮。

你是月宮仙子,飄舞銀袖,炫彩斑斕,獨擁寒光,不勝淒涼。

你揮落的白光,凝成粒粒相思魂,投在誰的波心,如此迷離蕩漾?

許是你心中的惆悵,滴滴情傷。

你歷盡千年等候,只為遇見那往昔的情郎,你可知,相思不減,歡情不再?

那一舞浮萍的露水,顫動著晶瑩的幻影,只是再也凝聚不起那份纏綿的情思。

淒淒長歌,波動離人心弦,寂寥無邊,哪裡是彼岸終點?

空舞銀河,散落淚雨漣漣,滴滴漣漪,宛若幽幽蝶夢,楚楚哀愁,盈盈曼舞。





四、花移月影浮俗遠

斷橋殘雪,此去經年,執手相看,淚雨凝噎。

芳塵幽幽,香魂梅度,幾時休?

空靈絕響,咽淚裝歡,羅衾怎耐五更寒?

細看流水落花,春去不回,天上人間。

花謝花飛花滿天,紅消香斷有誰憐?

只惜流年飛逝,落紅已垂,敗柳殘燭,空巷口。

繁華落盡,拾不起一絲點滴,那鶯飛燕語,已化作舊時堂前燕。

飛不出空曠的寂寞,獨自於餘暉中淒零。

淚水化雨,如今也已乾涸。

人生不堪回首,月明中,到頭來人生長恨水長東。

舊日笑顏,隨水奔流,依稀沉澱。

仍記起,青春佳年,那些明媚那些歌。

記憶漸漸消融,真情卻不曾遞減。

遠方的你,聽不見我細膩的纏綿。

慢慢閉上雙眼,念叨著彼此的溫情,回想著你我共同譜寫的詩行。

三生石上刻著你我的孽緣,奈何橋上遺忘你的容顏,從此你我兩分別。

紙墨紅塵,永遠有你如夢的身影徘徊,飛花炫舞,蝶彩翩翩。

冷月冰葬如花魂,今生不能如願,或許來世,我可以再譜一曲絳珠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色憂鬱 的頭像
藍色憂鬱

夢想天空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