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過熟悉的路口時,我悄然停步,那些點點燈光,一如往日的輝煌著,照亮我已經破碎的心房,引出我的憂傷。

花痛了,尚可以流淚,而我的心痛了,卻沒有哭泣的角落。

為了忘卻而奏響的樂章,都在一瞬間如劍般扎進血管,莫名的,恍惚起來。

到底,我所記憶的是什麼?

為何,我總是記不起事情初始時的模樣?

那些突兀的片段情悵,或許全是我的杜撰,依憑了我的想像。

我倔強的時候,真是萬夫莫敵,我憂傷的時候,脆弱的才會失去力氣。

我想,我今日的狼狽正是對我昨日執著的嘲弄,而我今日的憔悴正是對我昨日任性的懲罰!

人生如戲,我一直以為可以走好自己的舞步,輾轉騰挪,伴隨著清涼的軌跡。

不知何時,我遇到了他,憂傷而寂寞的他,讓我總是迷失自己的方向。

我浸染了他的孤單,在他憂傷的呢喃裡,化身為一隻烈性的蝶,執著的飛向了那簇可以灼傷我的火焰。

我的翅膀,無法飛回到時間的最初,只能在塵土飛揚裡輾轉反側,最初平靜的舞步,變得雜亂無章。

你知道嗎,曾有一個笨笨的天使為了你而離開天堂?

你記得嗎?

她的悠然在遇到你的時候變得凝重。

她為你洗盡鉛華,做紅塵裡做平凡的女子,無怨無悔。

你乘金車而來,我踏進了另一時空,為你而深情暗種,為你而一世情濃,有人說我們只能是一場虛空,我卻堅信你是我夢裡的彩虹。

那樣沉迷,那樣堅強,可是,我用盡所有的力氣只換來一季無言的淚光,憂傷的我更加憂傷,空蕩的心更加迷惘。

說不清道不明,這愛情為何總是開始的很美麗,結束的沒道理,想來總是會很可惜,那公主與王子或許只能在童話裡存在,有人可以寫出它,卻沒有人能夠經歷它。

看看從前的筆跡,稚嫩而不顧一切,我似乎一直都沒有學會成長,所以才會一直都記得憂傷,我以為我可以忘記,卻總能在夢裡憶起你的模樣。

我突然被一根叫做回憶的刺扎中夢境,宛如已經痊癒的傷口驀然的開始迸裂,有血從心肺裡再次流出來,讓我疼痛得失去了平靜的表情。

原來,我並不曾真正的忘記,打包的記憶也並沒有如我所願的拋到天涯海角,相反,它以洶湧的姿態蟄伏在夢境裡,選好時機,咬破我的血管,令我窒息!

我已經是個失敗的扁鵲,無法剝落我的過往。

到哪裡去尋個可以永世閉鎖的洞穴,埋葬這刻骨的悲傷?

如果,我能夠選擇,我要做個優秀的心靈醫生,為自己為世人做個完美的手術,拋出無助的過往,讓心重新獲得健康!

如果,這個手術可以成功,那麼世間便不會再有那些為愛而傷的人們,他們可以永葆活力,可以從絕境裡再次起航!

我止不住的憂傷呵,是我和世人都沒有辦法實現這個簡單的願望,我依然望著璀璨依舊的燈火,不知如何壓抑心痛,而世人依然在唱著輪迴反覆的夢醒時分,似乎,千年萬年,我們都只是一株株幽怨的睡蓮,活在了夢裡的江岸。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