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就像是一條綿延的河,你不經意就不得不去容納一些泥沙,任它擱淺某處,甚至劃痛身心。

連天的寒冷,就算是放晴了,可心裡仍然繼續著呼嘯。

我微笑,但並不等於我快樂。

沒有你的日子,你永遠都不會再去理解我的思慮,從未有過的感情,面臨分崩離析的錯裂,甚至是不曾領悟以往的歸宿。

有時甚至都在妄想,我想你的時候,你是不是也剛好正在想我?

也許那不過只是一場癡夢。

一個人的心原來是這個世界上最寂寞的地方,任由歲月腐蝕苦痛。落寞的時間久了,大概也會產生習慣。

週身的慵懶也會源自於心中的感觸。

但我知道,一個人藉故墮落,終歸是不值得同情原諒的,而我似乎便是其中一個不安分子。

我也曾經不止一次的回顧過去的種種推測,與其糾結著不愛,倒不如痛痛快快地放棄,就像是一對當年彼此深愛著的情侶,就像是亦舒筆下的那個男人不再愛他的女人,她哭鬧是錯,靜默是錯,活著呼吸是錯,死了都是錯。

然而女人卻不能怨恨什麼,因為那會是更讓自己犯「錯」。

那還有什麼原諒不原諒的呢?

既然都已經選擇了自己的方向,何不朝著自己的方向奔跑?

為什麼還要乞求更加偉大的緣由去為自己辯護?

千瘡百孔的世界,還有太多的悲傷值得哭泣,為什麼要把所有的淚水只留給一個人?

終歸到底,都只是一種幻覺,一種錯過。

明明自以為是的固執己見,到了最終還是沒有弄懂你要的感覺,是愛,又或是什麼。

彷彿又下雪了,無聲無息的覆蓋了所有將要盛開的一切,冰冷的世界湮滅了自己對於真愛的初衷,原本期待更加的清爽和明亮,但就當一切都復歸平靜,我的憂傷,我的痛苦,恰似剛剛潛伏歸來。

我似乎已經適應了一個人的日子,獨居並不是原本的打算,然而卻是最好的結局,至少沒有更深的傷害,對於彼此。

我再淪喪,我還是我,並不會因為什麼而發生改變,即便成了他人眼中的障礙,我也還是同樣笑著看日落。

還是不應該再去譴責自己的,因為身不由己的將時間分割,一點一點的陷落圈套,愚笨的自己竟還會欣然接受,我甚至都在懷疑自己的忠誠!

但這一切都不算是一種懲罰,對於愛情的執著,永遠換不回自己的幸福,有點曖昧,即便是自己再大的憂傷,也都是無法測量的謊言,被戳穿了,就會是無地自容了。

這條路上的眼淚,最終也會讓我們選擇堅強。

努力去爭取這樣的幸福,其實只是淺淺的堅持著自己的內心的歉意。

落寞的時代,最終也只是為了袒護而做的抉擇,即便是如果的哀傷,才會把她忘記。

咎由自取,哪怕多給自己一點兒餘地,也不會連愛情都競相失去。

最後的結局只會是一種持久的曖昧,這一輩子的事情,竟是如此草草了結,心情裡的糾結不知不覺的從容消失,冰封的深海。

這樣驀然瞭解所有的感情基線,或許是有失公允的,但那畢竟還是我的快樂和單純的幸福,莫名的沮喪,也終究會隨著冬天的遠去,而逝。

然而對於你的某些情愫,也應該會隨著心中飄落的雪掩埋起來。

我的憂傷自有他們彼此深信的瞬間。

陽光好溫暖,心情也應該會是不錯的吧。至少應該從今往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色憂鬱 的頭像
藍色憂鬱

夢想天空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