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了,就這樣讓淚水流出,累了,就這樣睡了,心底的委屈不知道向誰傾訴,太委屈,委屈自己做出傷痛的決定,委屈自己想出夢一樣的天堂,憂傷沒有好一點,委屈再次的作祟,你說過的,你會好好的珍惜,可是你並沒有實現這個本來就很荒唐的承諾,愛情的甜蜜毀滅了我稚嫩的夢想,幻想著你,憧憬著未來,我還能有自己的選擇嗎?

我已經無路可退了,在我的面前只有一條連我自己的都不知道該不該走的路,就是依然如故,哪怕已經天荒地老,海枯石爛,就算真的天荒了,我為你撐著,如果地老了,我會為你耕作,如果海已乾枯,我會用幸福淚水將它淹沒,石爛了,我在心中為你重塑那往事,委屈自己把淚水收回,委屈自己喝下本來就不屬於我的那份幸福的烈酒,心燒成灰燼,愛情的種子也悄悄的埋沒, 翻開往事的記憶,竟然還有你的存在,手裡握著那熟悉的照片,愛的太深,傷的太痛,走的那麼的從容,我一直過著屬於你的生活,為什麼?

為什麼把痛楚寫在我的心裡,而不是我的臉上,那樣我會被他們的眼神感悟,被朋友的勸慰感觸,你在我的心裡留下的太多,我竟然找不到屬於我自己的空間,如果把心掏出來仍然能夠生存的話,我寧願把這顆不屬於我的心還給你,永遠的拿去,粉碎也好,收留也罷,那是你的選擇,可是時間已經證明這顆不死心已經死在你的手中,破碎在往事的回憶裡面,永遠,永遠。

黃昏,打開燈,又是一個夜晚,可能又是一個思戀的夜,反覆中我無力挽回什麼,追尋中你又出現在我的腦海,喝著那杯已經熟悉茶,味道已經被漂白粉取代,還是沒有感覺,只是旁邊的人說:你的茶沒有汁了,我看著杯子裡的水,真的沒有什麼了,清澈見底,可是茶葉卻還是在裡面,捨不得倒出它,又不想在喝著無味的茶,關了燈,才發現已是清晨,整理一下疲倦的雙眼,這才安然入睡,昨夜的一切只會在今晚繼續的重複,在下一個黃昏。

天空下著雨,輕輕的拍打在我的頭髮上,心裡竟然濺到了一絲的雨水,風把天空刮的有一些昏暗,雨水在我的臉旁盤旋,四周都是熟悉的雨點,身邊都是陌生的人群在奔跑,因為這場雨下的太突然了,六月的天氣變化也許就是這樣吧,驚慌失措中我走的還是那麼的灑脫,傾盆大雨並沒有改變我有節奏的步伐,因為沒有任何自然界的東西能讓我改變,偶然看了一下雨傘下的一對情人,我發現他們的腳步也始終沒有凌亂,走的那麼的默契。

哼,不知道雨傘下面一個人的時候他的步伐是不是還會像現在一樣的有規律,也許真的不曾凌亂,只是內心的一種潛意識讓自己的思維判斷錯誤,只有在雨天,眼睛才是最敏銳的,也是最真實的,因為雨天的時候我的感覺一向不好,在這個本來就不屬於我的雨天,那屬於幸福的人,誰會看見我的淚水快要大過雨水,快要淹沒愛情的荒島,那已經停了的雨還是在我的臉上留下了痕跡,心底的傷痕卻沒有被突如其來的雨水沖淡,卻是越下越濃在這被割傷的臉上。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