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令你快樂的一切不能再令你快樂,當令你悲哀的一切不能再令你悲哀,甚至激怒你的一切不能再激怒你的時候,是不是很可怕?

一位哲人曾說過:這就叫做蒼老。

再想起你,你的名字,你的笑,你的一切,都只能加上一個「別人的」。

再想起我們在一起的事,也只能加上一個「曾經的」。

有些感情是指甲,剪掉了還會重生,無關痛癢。

而有些感情是牙齒,失去以後永遠有個疼痛的傷口無法彌補。

不見面不等於不思念,不聯絡只是為了掩飾眷戀。

有些人臉上太多的笑是因為他們心中有太多的淚。

人生有一個地方,有一個人,在這個人面前,可以不必有出息,可以不必有形象,可以全身是弱點,這是知己。

每個人在每個階段得做每個階段的事,就算懷念,都得離開。

只有你不想放的,沒有你放不下的。

很多人,很多事,原本是熟悉的,以為明天可以再繼續的。

於是轉過身暫時放手,想的是明日又將重聚的希望。太陽落下去重新升起來以前,那些事,就不可能再經歷;那些人,就從此與你永別了。

有時候不知道真相,不瞭解本質的人,是快樂的。

而能夠假裝不知道真相,不瞭解本質的人,卻是幸福的。

就像一個熱鬧的party剛剛結束,人走了,燈滅了,黑暗中就只剩下你一個人。

人有時就需要在寂寞中才能自省。

只有從喧囂走入寂靜,你才會專注自己的心靈。

對的時間,遇見對的人,是一生幸福。

對的時間,遇見錯的人,是一場心傷。

錯的時間,遇見錯的人,是一段荒唐。

錯的時間,遇見對的人,是一生歎息。

生命中不斷有人離開或進入。

於是,看見的,看不見了;記住的,遺忘了。

生命中不斷有得到和失落。

於是,看不見的,看見了;遺忘的,記住了。

然而,看不見的,是不是就等於不存在?

記住的,是不是永遠不會消失?

我一直不願意承認你是我生命中的過客。

今生今世,但願歲月靜好,現世安穩,每天都能看見他的笑顏。

若必得與最後的荒蕪對望,也許明日出發,看一程山長水遠,而歸來是一生的事。

青春尚未散場,還有未來可以揮霍。現實很窮,理想很富裕。

當你還在我身邊,我就開始懷戀,因為我知道你即將離去。——米蘭昆德拉

我們已經走得太遠,以至於忘記了,為什麼而出發。——紀伯倫

佛笑了笑:愛是因為相互欣賞而開始的,因為心動而相戀,因為互相離不開而結婚,但更重要的一點是需要寬容、諒解、習慣和適應才會攜手一生的。

我最喜歡有你的城市。

我愛你。

也許這是心底最大的遺憾,因為,從來不曾訴與你。

愛一個人,不要隨便牽手,更不要輕易放手!

在這世間,有一些無法抵達的地方。

無法靠近的人。

無法完成的事情。

無法佔有的感情。

無法修復的缺陷。

當他終於對你說「你的名字,我的姓氏」後,他終於不用套上別人的了,他也不是曾經的了。

只是,那時,是否可以真的無憾?

在什麼都不確定的時候,我們總是愛得太遲,放棄得太快,輕易付出承諾,又不想等待結果。

戒指,不再是一生一世的承諾,終生相守的誓言,卻成了紀念傷感的烙印。

就像有人說過的:「戒指好比愛情,戴在手上,也是戴在心上;傷在心上,便也傷在手上。不敢碰的,是那心裡的傷;不原摘的,是那難捨的愛。」

有人說,通往心臟的血脈是在無名指上,你知道我多想在今生,傾盡所有,牢牢地拴住你的無名指啊!

如果愛讓我走下去,我一定會拼到愛盡頭。

時間過了,愛情淡了,相愛的人也就散了。

有些人是一直會刻在生命裡的,哪怕忘記了他的聲音忘記了他的笑容忘記了他的臉,可是每次想起他,那種感受,卻永遠不會變。

曾經以為你是風箏,我是手中握著那根線,無論你飛向何方,我最終是你的歸屬。

現在終於明白,如果愛你,就不應該束縛你。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