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厭自己孤影自憐的模樣。

也不願意別人看出我的悲傷。

於是,慢慢地貪戀上,以各種形式墮落。

要麼,醉生夢死,要麼,紙醉金迷。





才明白,一個悲傷的人。

只能用一種特別豁達的無所謂的方式偽裝起來。

就像你,我想要給你我的愛,我想溫暖你,我想清楚的知道你是需要我的。

卻永遠無法真真切切地明白你的寒冷和無助。

卻永遠無法看清我們之間的距離。





接受著這些以租借形式換來的假象幸福。

自以為得到了,其實從沒擁有過。

卻在夢醒和夢醉之間。

迷失地不可救贖。





真的想收起自己的難過。

去假裝一切都無所謂。

可是,真的很累,很累。

似乎就在崩潰的邊緣。

偽裝,太辛苦。

想哭,想喊,想讓自己放肆。

想出去淋場雨,讓冰冷穿透身體。

也許這樣,就能安靜了吧。

一直以來帶著面具生活。

把自己偽裝得像刺蝟一樣。

心底卻發出鄙夷的嘲笑。

那麼傻,自欺欺人。

如果不傻,怎麼還會在經歷那麼多之後。

踏上這條沒有路燈的路。

走得很苦,很累,很黑暗呢。





冰冷的房間還是一個人。

悲傷,想念,難過,哭泣。

我想,如果有如果。

誰都不會選擇這樣的生活和感情。

心痛地在抽搐。

想找個人安慰。

卻發現,或許,不會有誰會特地停留。

或許,不會有誰為誰真的心痛吧。





可憐,突然覺得自己可憐。

像是個乞丐。

和路邊的那些不一樣,但更可悲。

他們乞討的是物質。

而我乞討的卻是人情冷暖。

如同那驕傲的飛鳥,卻斷了翅膀。

懷揣著巨大的憂傷。

生活的悲哀扼殺了我的呼吸。

無邊的黑暗淹沒了我。

我明明清醒,卻無法逃脫!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