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有人只講一句話,就會讓我們感激的想親他。

但有時候,有人只講一句話,就會讓我們恨他一輩子。

不知道這是一句什麼樣的話,竟讓我們的心判若雲泥仔細思索,總是叫我們難以捕捉。

記得一個公車上的故事。

一位男士面對兩位女士站著,一個是美若天仙豔若桃李的女郎,而旁邊的一位是個面貌平庸的婦女。

這位男士的眼光游移了一下,終於把目光輕輕地放在那位平庸的婦女上。

那位婦女下車的時候,低聲地向那位男士說:「謝謝你,先生。」

這裏頭的心思,是如此纖細。

在一念之間,竟使那位婦女充滿了感激。

在家裏,孩子噙著眼淚回家,說老師討厭他,同學不喜歡他。

做母親的立刻把孩子抱到懷裏,輕聲地說:「你永遠是我最好的。」

我們不知道要如何感激這個母親。

她的心思是如許的可人、善良。

有一位充滿挫折的中學生,絕望的把失敗的學業說給父親聽。

這位父親站了起來執起兒子的手說:「孩子,我永遠相信你的能力。」

這時候做兒子的總忍不住地想:「爸爸,你為什麼不罵我、打我,卻讓我心裏感激的想掉淚。」

事實上,父親若是真的打了、罵了,兒子不但倔強的一滴眼淚也掉不下來,心中更是充滿敵意與痛恨。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忘掉了受傷的心需要修補,卻用針去刺它。

我們用了太多的道理去安慰一顆,只需要善意的心。

我們學會了太多的字眼卻使,我們對內心的那點情失去了蹤影。

後來我們終於明白。

當我們一點一滴地長大時,內心的那點善意卻不小心地失落了。

失落在考試之後的名次裏。

失落在意見不同的爭執裏。

更失落在內心的不滿意裏。

也許,我們在諸種事物裏,那股被鐘愛的感覺逐漸退色。

鍾愛人的心,卻老是長不大內心有點「侏儒症」的痛。

直到有個人在你困苦的時候,輕輕地給你一句話。

就為了,那句話,你三更半夜也會爬起來唸書。

也為了那句話,你越過山嶺,涉過深水,去走更遠的路。

也為了那句話,你的怨聲突然啞了,惡相忽然美麗起來了,心也突然善良起來了。

就在這麼一刻,我們好像從批評的煉獄逃了出來。

心裏頭變得婉約可人,內心的激情,淹沒了多少年來的委屈。

多少的不,快樂頓成過眼雲煙。

所有好友都能平安喜樂,吉祥順意。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