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收到了。

從幾天前開始聽到朋友說Nelson要結婚的消息,我就一直在看我家裡的信箱。

果然!

我也收到了。

他真是如他所言一般,是個不折不扣的大男人。

在一起兩年,在半年前分手,我知道我一直沒有忘了他,他對我的一些「教誨」,我還是牢牢的記在心裡。

「女人是男人的肋骨,如果要成家,一定要體諒男人的想法。」

「男人就是要強勢,保護女人,家庭是男人一手撐起的。」

「穿得太過曝露啦!這種衣服只要在家裡穿給我看就好。」

好多好多的大男人教條,都在收到了這份紅色炸彈後,在我腦海中炸開了。

模糊的視線中,我看到了紅色信封上,多了點褪色的痕跡。

終究這樣的結果,還是讓我掉下了眼淚。

「如果我前女友結婚,她發帖子給我的話,我一定會去參加,因為這才是成熟的表現。」

「不管怎樣的交往過程,就算是分手了,我們都一定要笑著祝福對方,像那種分了手就在背後詛咒別人的,再幼稚也不過了。」

你講得對,都對,但我真做不到。

那時候的分手,就在於你決心要收留那個全身溼透的前女友,在我們家過一夜,而且,是我不在家的時候。

「我們都分手了,現在只是朋友,難道你不能成熟點嗎?」

「如果你要因為這種事情和我分手,那你請便吧,我接受不了不成熟的人。」

你的口氣,堅硬得就像是說著物質不變定律的教授在課堂上講課,而我,活像是個翹了課的學生,不敢面對你那成熟的思維。

我終究是不成熟的,離開了你。

至於這封喜帖,去,或者不去。

當天晚上,我穿上了你曾經誇讚過我的禮服,雖然前面領口低了點,也被你下過不准穿出去的禁制令,但,我想,我也是個成熟的女人,沒有必要緬懷過去你的指導。

我依照喜帖上的時間地址,準時到了現場。

那算是台北市最高級的飯店了吧。

在門口,我遇見了正在招呼客人的你-這個我這輩子認識最桀傲不遜的人。

「Maggie,妳來了」你熱情的給了我一個擁抱。

而當我還沉醉在你那厚實的臂膀中時,你已經禮貌性的將我推開了。

「對呀!Nelson,恭喜你。」我的話還沒說完,Nelson已經忙著招呼別人了。

「阿Joe,多謝光臨多謝多謝。」Nelson就像個主人般,忙著與來往的嘉賓寒喧,而我,則是淡然的,隨著招待走入了宴會廳中坐下。

我真的想走。

我罵著自己,為何要假裝什麼成熟,來看著自己心愛的男人與別人結婚,來折磨自己。

只是隨著身邊的來賓一個個將座位都填滿之後,我的腳,又沉重的如水泥般,無法行動。

燈暗了。

參加過無數次的婚禮,我知道,主持人將會開始主導這一切,而新郎新娘,將會在這最多親友的祝福聲中,漫步走出。

於是,Nelson緩步的走到台前,接下了主持人的麥克風。

這麼大男人的人,是不會錯過這種自我表現的機會的。

「各位來賓大家晚安!非常歡迎大家今天晚上前來參加我的婚禮,我的爸爸,媽媽,也特地從加拿大趕回,參加今晚的典禮。」

掌聲四起。

「事實上,今天能否結婚,還是個未知數。因為,新娘子,並還沒有答應我的求婚。」

這時候每個人都鼓譟了起來。

我知道Nelson非常的自我,但我再怎麼樣也想像不到,他會拿結婚典禮來開玩笑。

或者應該說,他對自己太有自信了,竟然敢先將貴賓們都請來,再來決定要不要結婚。

「Maggie!」隨著Nelson的一句話,忽然一道Spotlight朝我射來,亮得我睜不開眼。

「你願意嫁給我嗎?」

不過這時候我已經知道,這是什麼樣的情況了。

Nelson從台上慢慢的走到我身旁,在我耳邊輕聲的說。

「妳願意來參加我的婚禮,表示妳已經成為我們之前討論過的成熟的人了。」

「願意嫁給我嗎?」Nelson手一攤,做出了邀請的手勢。





後記

這篇故事的結局,留給大家來填空吧。

對於大男人,女人們總是充滿壞的聯想,也很想藉這機會,聽聽大家意見唷!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