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襲至而來,帶著輕輕的冷風,讓人寒顫。

聽過責備的訴說之後,產生了對未來的質疑。

一次的淪陷,換取的只是痛徹心扉。

淒涼的笑容裡,夾雜著無力的頹廢。

如何改變,茫然的眼神充滿著可悲。

終究抵不過命運的困境。

誰人能懂?

渴望著相守一生的愛情,那怕出至手尖,我依然在執著。





可不知,一個人的思想,怎能代表全部。

耗盡青春年華,看到的只是稀稀落落的痕跡,裡面卻只隱藏著絕望。

愛過,恨過,卻沒有如此的痛過,該如何抹掉記憶?

茫然。

一生的漫長,我怎麼去繼續,脆弱的心,能承受多少次的打擊。





淚在眼眶裡打轉,心在一次一次的疼痛中。

怎樣才能重新填滿。

我愛他,愛的撕心裂肺。

靜聽著自己的呼吸聲,飄渺的思緒在腦子裡亂飛。

總因偶爾的感動,付出超過意識的情愫。

聽著別人的歡聲笑語。

自己那敷衍的笑卻至不到眼底。

祈天祈地,卻沒有勇氣祈求你再說一次我愛妳。

既然注定了離去,就灑脫的放棄吧。

不能天長地久的愛,我寧願不曾擁有。

我真的只想好好愛一次,一次屬於自己的真實,卻好遠好遠。

想躲的遠遠的,奈何靈魂深處的落寞怎麼躲避?

從未負心於誰,為何不能給我片刻的安寧。

那怕一分一秒,我也會狠狠的感激。

是要求的太過苛刻,還是世間本是無情之人。

罷了罷了,何須強求,得到、失去一時之間。

對於自己,承載的不過是生生世世的記憶與傷痕而已。

一段情,一份愛。

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受過傷的人,最能體會。

心漸漸的臨近平靜,腦袋達到空白何嘗不好。

情已逝,心亦是,還有什麼理由從新開始?

站在窗簾間縫隙,抽著香煙,看著燈火輝煌的世界。是多麼的諷刺。

一處燈光一個家,屬於自己的家該在那裡?





一陣陣的歎息,澄清著自己的心思,此刻是怎樣的無力。

金錢、勢力的世界,一個男人的愛,建立在什麼條件下才是幸福。

簡單的愛情,反覆如天上的星辰,遙不可及。





眼中透露的哀傷,心底的絕望,是言語訴說不盡的。

有人說:「我是讓人心疼的男人。」

有人說:「我比魔鬼更可怕。」

自己最能明白,堅強的外表下,有著一顆易碎的心,想有人憐惜。

剩下的歲月,放著青春流逝。

獨自填補心上的殘缺,慢慢老去,沒有勇氣等待下一次的繼續。

注定的孤寂,我拿什麼去與命運交易。





淡漠的日子,我的心早已死去,何苦再讓自己的執著沉入海底。

漂浮在夜裡的空氣,有著怎樣的情緒?

卻漸漸讓我沉靜。

回憶著自己的故事,才發現每次的主角都不是自己,扮演的角色。

是悲,是痛。

都怪自己的仁慈,心疼別人的傷,卻忘了自己會痛。

時間過了,愛情淡了,相愛的人也就散了。

在對的時間裡遇到錯的人,那是無知。

在錯的時間裡遇到對的人,那是無奈。

在對的時間裡遇到對的人,那才是緣份。

而我,是在錯誤的時間遇到錯誤的人,所以,最終的人生,以殘敗收局。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