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微笑著,冷漠地看著身邊的每個人,那是一種歇斯底里的微笑,兩種極端的交點。

我已忘了怎樣去哭。

一個人坐在角落裡,面無表情地靠著冰冷的牆壁,伋取著手中熱茶的唯一一點熱量。

看著嬉笑的人群,依舊微笑,我的悲傷沒人發覺。







血不斷從手上的傷口中湧出來,我忘了痛,任新鮮的血液一滴滴地墜落在地板上。

突然,我發現自己的血不是鮮紅色的,它的顏色與寂寞相同。

我已忘了寂寞的顏色。

打開門,我聞到了春天的氣息,而我的心卻仍在冬眠,在風中,赤裸的心靈被撕裂,痛到麻木,失去了感覺。







我與寂寞同一國度,這或許是宿命。

黑暗裡我點起一支蠟燭,昏黃的火焰輕輕地跳動著,那是寂靜的心跳。

蠟燭燃盡,黑暗吞噬了我,沒有反抗,沒有掙紮。

我早已習慣了漆黑一片。

獨自走在深夜無人的街,我的世界仍然只有我自己,寒冷和無奈悄悄地蔓延,我與痛苦為伍。







沸騰的白開水不停地冒著熱氣,我呆呆地看著它,思緒一點一點地飛離我的身體。

我在想什麽?

我還能做什麽?

不斷地問著自己,沒有回答。

我已經習慣了質疑自己。

沒有思想,卻有呼吸,清晰地呼吸,我可以聽得見自己心跳的聲音。

有力地一下一下,我到底還是活著的。







打開電腦,聽見滑鼠和鍵盤發出清脆的聲音。

線上沒有人。

突然有人要求通過身份驗証,在他的自我介紹一欄,我看見了一句頗有道理的話:「因為無聊所以上網,上了網卻更寂寞!」

毫不猶豫地,我握著滑鼠按下了「通過驗証」,然後下線,關閉了電腦。

躺在床上,雙眼望著天花板,不停想著那句話。

原來,我早已習慣了無聊。







我的生命沒有意義,我的生活沒有快樂,我以自己獨特的方式活著,活在自己的世界中。

走在路上,不去理會那些指點和冷眼,我依然從容堅定地向前走著,臉上還是掛著莫名的微笑。

生命中的過客,何必念念不忘,那你是否也只是我的過客?

想起你,我收起笑容,停下了腳步,擡頭看看天,不是藍色的,是寂寞的顏色。

我無法強迫自己不去想你。







窩在沙發上,用手不停地用力揉著太陽穴,習慣性的偏頭痛侵襲著我。

桌上放著冰水和止痛片,我沒有去碰它們,閉上眼睛,感受著疼痛帶給我的壓力。

我已習慣了折磨自己。

冰冷的手上忽然感覺到了溫暖,原來是滾燙的淚水,我以為自己早已沒有了眼淚。







輕輕地閉上眼睛,使勁、貪婪地呼吸著沒有你的空氣。

是自由?

還是思念?

我無法回答自己,原來沒有你的空氣如此地稀薄。

我也學會了去適應空氣的稀冷。

笑過、哭過、吵過、鬧過,如今我需要的,只是冷漠。







趴在桌子上,我把臉深深地埋進自己的臂彎,眼淚竟這樣湧了出來。

我不斷做著深呼吸,企圖平撫心裡的波動,可是我控制不了自己。







我卸下了虛偽的微笑,擺出一張疲倦的臉。

對你的眷戀依舊,只是我已學會了隱藏。

我的生活依然一如既往地平靜,唯一的波動就是想你時的淚水。

誘惑,我們的距離以光年計算。





十一

我希望別人可以憐憫我,我躺臥在孤獨天臺上。

冰冷的身體彷彿跟地面成為一體,看著失望的天空,沈默已經成為我的夥伴,寂寞已成為我的食糧。

可能我的一生就這樣渡過。





十二

弧單地坐在車中,車與傷感擦身而過。

在熱鬧當中不感到熱鬧,只是知道車在走動。

在寂寞的道路上,習慣了孤獨,慢慢地閉上眼睛。





十三

我就是一個救生圈,奮勇地救每一個人。

孤獨浮游在水平面上。

朋友是什麼。

心中有一些不值得。

我只是一個能夠給別人一時溫暖的救生圈。





十四

一個個故事從耳筒中傳遞到的耳朵。

一顆顆眼淚從眼中流在鍵盤上。

一個個悲慘的文字。

你已經被送出去了。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