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遇上愛情上的困局時,有時候但願事業上有另一困局,一山還有一山高,用一個痛苦撲熄另一個。

想著一個人,想來想去,人都癲。

但腦筋是很神奇的,你明明不想去想,卻又自動自覺地湧出一幅又一幅情節,辛苦之處,就在這裡。

控制不到思念,你需要的是一種更強大的憂慮。

如果我告訴你,你將會被公司裁員,你的心情,可能會好過一點,起碼回復得到自我。

一下子靈魂歸位,由那個人之上返回自己的軀體內,不再只專注在他那裡。

忽然,你「嘩」一聲,你知道哪回事更要你費心。

還不趕快做好工作?

到其時你連食都無得食,還管那個人做甚麼?

本來,他是否打電話給你就是你的人生大事,但自今天起,你不會再記得他打過多少次電話給你。

你只關心下個月仍然是否有工開。

輕與重,有了分界。

原來愛情輕得很,輕到你可以完全不理會。

啊!

好舒服啊!

放下了他,你的感覺多好。

又或是,我告訴你,你即將命不久矣,你患上絕症。

那樣,你還會為了他是否愛你多過愛她而憂心嗎?

患了絕症的你,變成擔心,你愛自己是否愛得夠多。

更痛苦的事,就拯救了你。

目的是要你把注意力放回你自己身上。

那個人,算些甚麼?

原來,那個人,不外如是。

戀愛中的迷失,從來就是迷失了自己,你愛上了他,就忘記了自己。

而拯救,就是喚回你的靈魂。

今天,深深想念著他的你很痛苦吧,不如花時間幻想一下老闆炒你魷魚的無助,由一個大恐懼中自救。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