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夜,看著你給我傳來的惆悵之語,一股愁緒不免湧上心頭。

試問蒼天,為什麼這個時候讓我遇到了你,要多少朦朦煙雨,才會有這場重逢的細雨?

要多少次偶遇,才會有這樣一次百年不遇的邂逅?

難道這千年的等待,就為等待這一次緣聚緣滅的重聚?

心已破碎迷離,淚花亦如飄逝而去。如癡之夢,多少次孤燈相伴,雨打窗欞,雖秋風阻隔,凌艷淒美,婉轉纏綿,卻早已讓喧囂凡塵化為心靜止水;只有這秋風瑟瑟,黃葉飄零,常在落葉聲中陣陣悸動,有如從肌膚到靈魂的俯體燃盡。

詩人舒婷曾在《致橡樹》中寫道:「你有你的銅枝鐵干,像刀、像劍,像戟。我有我紅碩的花朵,像沉重的呼吸,又像英勇的火炬。」

你可知,你那似刀若劍如戟的利器曾一次次穿透我的軀體,早已使我煙灰隕滅心如塗炭。

試問有誰能演繹好這幕言情劇,牽手穿越花瓣細雨,一生只苛求一次愛的真諦?

又有誰能將這驚天愛戀演繹成亙古的煙雨,讓淡淡清風掃去不滅的記憶?假如愛有天意,為何要讓斷翅的蝴蝶,今夜落在你的手心裡,想握住又好似夢幻,想放手又刻骨銘記。

我也深知,這個世界上有愛有恨便會傷痕遍體,你不想憂傷環繞滲入生活,只有讓塵封已久的愛意遠去,可這兩人的夏娃世界命裡注定就是愛情的悲劇,而有愛的地方注定會有悲傷,於是這個世界上也便多了傷感痛楚的棲息地。

我也曾轉換心律來聆聽這首柔美,激情,旎蕩,撩撥心旋的抒情鋼琴曲《假如愛有天意》,任那肆意的音符在你心上跳躍舞動,找尋遠離塵世的超脫空靈,如漫步在綠色的海洋,竹林或棲息於林蔭,眺望於亭台,處處清新悅人,蕩氣迴腸,留戀往返,如清幽一蕩飄行在青山白雲之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色憂鬱 的頭像
藍色憂鬱

夢想天空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