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天空落下了黑幕,道路上仍舊繁弦急管,燈紅酒綠。

我快速走著,走出這片喧囂,這片淺淺的光亮。

一轉身,走進一個名不見經傳的胡同。

這裡我以前沒有來過。

我仔細看著這一草一木。

黑夜給我我黑色的眼睛,我看到了些零零星星的土礫,有幾戶人家的窗戶裡蔓延出溫馨的光暈。

天空沒有月亮,也沒有星光熹微。

唔,應該已是春天的夜晚了,卻涼風依舊,寒氣襲人。

這北方的朔風,無休無止。

我繼續著行程,希望走出這個胡同。

不巧,雨滴空降。

雨不急,悠悠然,滴滴答答的。

可是打在身上,也是透骨的冷。

我仍然繼續前行,絲毫沒有回頭的意思。

儘管,回頭有家的溫暖,有爸媽的呵護,有朋友的微笑,卻沒有我的心靈歸屬。

因為,前方有她。

要過了這胡同,再走一會,會有他。

以前去他家,都是她帶著我,走陽關大道,今天決定獨自享受這曲徑通幽,豁然開朗的感覺。

我的嘴角微微上揚,任雨滴親吻著我的臉頰。

我……我走到了。

心突然砰砰的跳動著,強烈的節奏,咚咚咚的。

可是,可是他不在。

突然心涼了一大半。

雨依舊淅淅瀝瀝的,濺了一地淒清。

我準備回頭。低頭看著自己,一身落魄,水浸透了衣服,委屈填滿了心靈。

回到家一頭栽到床上,淚水不由自主的流淌著。

第二天再見到她時,我依舊談笑風生,依舊一臉笑容,隻字未提昨夜的事。

我並不是故意的,可是一看到他,昨夜的一切,就忘記了。

也許這也是一種本能。

又想起曾經的傷口,曾經的揮手,似乎也像這樣,被自己放在一個秘密的地方,除了自己,無人問津。

一夜的淒涼,一夜的疾走,一夜的雨打風吹,只有自己知道。

她知道的,是第二天打噴嚏不停地我,和我編的千篇一律的理由。

不過,默契的是,沒有人多問,也沒有人多說。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