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有一天你再次闖入我的心,你會發現什麼呢?

現在的你是想像不到的,那就讓我慢慢告訴你吧。

在我心裡,你會發現那裡面被分成了三部分:一部分依然鮮血橫流,因為你留下的傷永遠好不了;一部分堅硬冰冷如石頭,因為傷到極致後幡然醒悟,於是看透一切,不再對任何事感興趣,只有懷揣著一顆冰冷的心冷眼看世界;還有一部分,你用手摸摸會感到些許的柔軟些許的溫度,那是我留著愛孩子報答父母承擔家庭責任的地方。

你會發現對於你我有多麼的怨,有多麼的恨。

你也會發現,與其說我恨你倒不如說我恨我自己。

我恨自己將你看得太重,恨自己給了你傷人的本領,恨自己親手給你一把刀讓你在我心上狠狠地剜,恨自己當初天真地以為自己不顧一切去追求的是那個被稱之為「愛」的東西,恨自己將你所給的委屈與傷痛照單全收並統統強壓在心底而不去打擾你的生活,恨自己為了那點可憐的自尊努力挺起的脊樑。

我最恨的是時間的流逝絲毫不能減輕我的痛苦,它就像感冒病毒,寄生在身體的某個部位,一遇天氣變化就跑出來發揮其作用。

於是我只有躲在無人的角落一遍遍地舔舐傷口,反反覆覆地經歷撕心的痛楚。

你會發現一個人從天真到冷漠所經歷的所有疲憊。

在那裡你再也找不到我曾經的影子,你會發現你面對的是一個完全陌生的人,甚至已沒了當初吸引你的一切。

你害怕嗎?

你吃驚嗎?

要知道這一切皆是你給的。

你賜予了我痛苦,你賜予了我殘酷,你給予了我永無止境的黑暗,你給予了我斷腸的毒藥。

就像鳳凰涅槃,我浴火重生,可是再也找不到以前的影子。

你讓我眼睜睜地看著自己一點點地變化,無法阻止的轉變。

你可知這個漫長的過程有多殘忍,有多無助與恐慌?

天氣再好可是心情不好,陽光再燦爛可是內心感受不到一絲溫暖,一切都變得灰暗,我眼中再也見不到斑斕的色彩。

你會發現我臉部的線條越來越僵硬,往往是事後我才覺得自己剛才應該微笑。

可是我笑不出來了,我忘了如何從內心裡去微笑,如何將笑的意思傳達給表情。

甚至你會發現我越來越害怕照鏡子,因為我自己都受不了鏡中那張冷漠的臉。

你會發現周圍的人越來越重視健康,而我嫌自己過分健康。

我在恣意揮霍著青春,放肆地透支著健康。

你會發現我對於世界末日的預言一點也不恐慌,甚至有點幸災樂禍。

你也會發現這一切不是因為我堅信科學,而是因為我渴望早日解脫。

因為我無法面對這個被重塑了的我,她是那樣冷漠,冷得讓自己害怕,冷得把自己放入長江也會瞬間造成冰封十里的後果。

你還會發現我渴望救贖。

在這個世界上被救贖的方式只有一個,那就是「自救」。

可是我無能為力,所以,我告訴自己:淡定、從容、一切雲淡風輕。

一方面我渴望一切真的能雲淡風輕,同時也知道自己只能努力做到雲也淡風也輕,只有這樣才有勇氣繼續面對漫長的歲月。

假如有一天你再次闖入我的心,你又真的會發現什麼呢?

或許你什麼都不會發現,因為我心上那道門已永遠塵封。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