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前,我只知道她是個像丁香一樣憂鬱的女孩。

多年後的一次相遇,她煥然一新,帶來的感覺完全不同,那麼活潑,那麼天真快樂,不再看上去就能發現丁香般的氣息,卻更加的芬芳動人。

我的朋友卻說我變得像丁香了,只有她的快樂天真能把我融化。

重新開始認識這個女孩,沒有刻意的在意,只是心裡卻總是忍不住地想起。

從此以後,喜歡上了她的空間,在那裡,可以看到她那純純的笑臉,憧憬著屬於我一個人的夢幻。

一個虛擬的網絡,一通看似閒聊的電話,一份甜美的憧憬,她的一顰一笑,刻在了我的心裡。

有意無意,我總是和她保持著一般的聯繫,卻也是一段距離。

一個節日剛開始,我就總是期待著下一個節日的到來,這樣我就又能有更充足的理由給她電話,給她短信,雖然不能直言喜愛,卻也可一表相思。

味道苦苦的,又甜甜的,愛上了,就捨不得丟掉。

世界上的事情,該發生的還是會發生,就是所謂的命中注定。

若即若離的糾纏,雖嘴上從未說起,但是心裡早已明白,我愛上了這個滿身芬芳的女孩。

雖然是兩個城市的人,兩個相距一千里的人,她那柔美的聲音,妖嬈的身材,長長的秀髮,早已讓我寤寐思服。

對著鏡子,苦笑著,看著自己悄悄的打開夢幻中的第一章,卻再沒有勇氣去碰觸那下一章。

即使在夢裡那樣的清晰,它卻被寄存在暗夜的神靈手中,誰也無法觸及。

轉眼已經一年多了,她的善良,她的美麗,她的憂鬱,還是那麼容易就讓我神魂顛倒,雖然我從未擁有。

我一直相信童話,卻也不得不相信有一種愛,叫做:不敢擁有。

我每次都很享受和她聊天的滿足,可那次不經意間知道了她已經有心上人了,我的心刺痛了,真的痛了。

我不敢追問他是誰,因為我不敢面對她說的不是我。

暖暖的心,掉進了冰河,瞬間凍結,還要裝作若無其事地應答電話那頭的她,努力不讓她發覺。

在心底喃喃地問她:不知道你是否感受到了我的不對勁,感受到了我的傷心。

她無意的言語帶來的傷痛,又能奢求誰會明白,懦弱的男人,又有什麼權利去責怪誰。

電話掛斷了,初春的夜裡很安靜,只剩下一顆破碎的心在夜風裡,靜靜地顫抖。

白天繼續重複著我那失去靈魂的生活,直到靜謐的夜晚把深深埋葬的心揪出來,赤裸裸地亮在回憶和幻象面前,接受世上最嚴酷的審判,審判著這個春天的秘密,和我那失去的靈魂。

你太善良,你太美麗,我討厭這樣想念你的自己,那樣感性,那樣弱不禁風。

但我又害怕想像你和別的男人擁抱相愛。

不是我不想祝福你,也不是我嫉妒你,是我無法面對我不是那個你愛的人。

也許我最害怕的是我自己,害怕給不了你我的愛,害怕給不了你想要的愛,害怕在失去你的每一個無法入眠的夜。

如果我說,我真的愛你,誰來守護我們美好的友誼?

如果我繼續沉默不語,春日裡的陽光何以能進入我的冰凍世界?

如果我說,我必須愛你,答應給你比全世界都更完整的心。

如果我守住這個秘密,你是否會心痛我眼睜睜地看著別人牽著你的手離去。

我一個人站在與世界分離的孤島上,失去了方向,卻不想找到回家的路,誰來找回我那丟失的靈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色憂鬱 的頭像
藍色憂鬱

夢想天空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