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過得好快!

轉眼又是春意盎然的季節!

清晨站在河邊,看著小溪歡快的奔湧,不知名的小鳥在枝頭歡叫,心裡不禁湧起陣陣歡喜!

春天來了!

想起春天!

就想起草長鶯飛!

想起風香日暖!

想起很多溫暖幸福的記憶!

更想起:他年我若為青帝,報與桃花一處開!

於是就想如果有來生!

讓我做桃花!

妖嬈綽約於春風的枝頭!

千嬌百媚!

風情萬種!

來生,讓我做你永遠的桃花,好嗎?

讓你愛我玲瓏輕舞於料峭的枝頭。

愛我淡淡紅妝靜默於春風的俏麗,愛我不勝涼風的嬌羞,愛我輕輕墜地時哀戚的眼神,更愛我眉眼間溢滿的美麗的哀愁。

來生,讓我做你永遠的桃花,好嗎?

讓我陪你去流淌著清晰的山澗,去鋪滿芬芳的長亭,去夕陽斜照的古道。

來生,讓我做你永遠的桃花,好嗎?

無論我生在何處,都是那個只為你等候的女子,等你前來,採擷我思念的芬芳!

來生,讓我做你永遠的桃花,好嗎?

在細雨如絲的春意裡,悄無聲息的羞紅一季蒼白的山水,播下一懷蜜蜜的相思。

在陽光下結滿豆蔻的相思,只為了等你前來!

你可會前來?

在三月的煙雨裡,與我相依黃昏!

來生,讓我做你永遠的桃花,好嗎?

當我亭亭於料峭的枝頭,妖嬈於牧童清脆的橫笛,羞澀於思念的慵懶。

翠衣白衫,雲鬢輕挽,漫步於黃昏的青石板路邊。

你可會前來?

撐著那柄古老的花紙傘,美目流盼!

隔著流花影動,你可是為我而來的男子?

來生,讓我做你的桃花,好嗎?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

秋波流轉,巧笑倩兮。

只因為有你!

西廂之下,是誰的微笑清瘦如詩?

是誰的寂寞燦爛如花?

你可會陪著我?

四目相對!

脈脈含情!

我們相依,在桃林中,醉落晚霞!

來生,讓我做你永遠的桃花,好嗎?

即使沒有誰抵得過歲月的欺凌,沒有誰抵得過蕭瑟的東風。

可是為了你!

我還是淒清的清冷裡編織愛情的美夢!

一顰!

一笑!

一回眸!

便足以醉倒弱柳扶風。

每一個綻放的時刻,曼妙的舞姿,我都在心裡不斷地溫習,只為這一刻!

與你!

在萬丈紅塵裡相遇!

相知!

相許!

然後在濃郁的香陣裡我飄然墜地,靜靜躺在桃花瓣鋪就的毯上,安然睡去。

來生,讓我做你永遠的桃花,好嗎?

讓那個嫻靜猶如花照水,形動好比風拂柳的女子,持一方素帕,手把花鋤,細步輕移,低吟淺唱那首斷人心腸的《葬花吟》,在低眉細語中尋找那醉人的解語。

讓癡情人輕輕將我捧起,我的心中念著你如水的文字,思那些人面桃花曾相識。

一片粉紅飛霞腮,可是你溫潤如玉的柔情飄飄灑灑?

一抔淨土,掩了桃花千嬌百媚的一世,掩了桃花墜如清露的眼淚,感懷你多情的眷顧,甘願孤獨的飄零!

感謝那多情的黛玉,讓我的飄零亦是永恆!

如果真的還有來生,你可願意?

讓我做你永遠的桃花?

夢裡桃花依舊笑春風,誰解柔腸百轉獨飄零!

花開花落,不經意間,流失了歲月,流走了曾經風華絕代的妙人。

如果真的還有來生,你可願意?

讓我做你永遠的桃花?

讓我在春風中,詮釋那些多情人兒的淚眼朦朧!

如果真的還有來生,你可願意?

讓我做你永遠的桃花?

只因我是你愛的女子!

你愛我桃花一般的容顏!

更愛我眉眼間溢滿的美麗的哀愁。

這個夜晚,我蜷縮於等待的灰燼之中,揣著往事的餘溫,把自己放任於紅塵之外。

玉弦在寫情歌,而我在寫你!

風吹葉落,倦淚撫眉緊鎖,黑夜裡,我被凜凜寒風吹著。

流雲若水,攤開掌間的似水年流,人生的枝椏上掛滿了一個個幸福或悲傷愛情的故事,冰雪遮蓋了無以數計的悲慘結局,雲端掛滿了執子之手的溫馨圓滿。

或許,人生從來都是如此,有喜便有悲,有幸福也有楚痛,而風雨過後,彩虹總會掛上天空,歲月亦會如次重展笑顏。

心上疏影,清香滿衣,你仍然是我心中最柔處的一杯錦土。

香燼!

燈隱!

夜色闌珊暗銷魂!

撫肩不語,遙向那有你的遠方,試著問自己:是否會有來生?

窗外月影斑駁,闔上手中的殘卷,走回燈明幾淨的屋子,盞中茶,微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色憂鬱 的頭像
藍色憂鬱

夢想天空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