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有些姻緣是前世的注定,我們總以為抓住了姻緣,可是卻不曾想,我們永遠逃不過宿命。

又是一個春季悄悄地輪迴,又是一次重生徐徐地降臨。

我總在百花叢中尋覓你嬌柔的倩影,只期許與你的再度相遇。

你可知,我已禁不住漫長而無奈的等待。

你可知,我已等待了幾個春季的輪迴。

冷月穿透冰涼的心,隨風掠過無際的荒野,蒼涼的目光與你的音容相接,你緩緩地在我眼前清晰浮現。

你的笑,襯托著如水的柔情。

你仍是那弱不禁風的千金小姐,而我,依然是那富貴多情的翩翩公子。

許久沒有與你吟詩作伴,許久沒有與你共度靜日綿綿。

此去經年,良辰虛設,我孑然一身,你獨自飄零。

乾涸的心田已經不能負載那些沉重的想念。

此時,只想問一句,妹妹,這麼多年,你可安好?

是否記得你我初次相遇,恍若隔世般讓我一見如故。

兩彎似蹙非蹙柳煙眉,一雙似喜非喜含情目,淚光點點,嬌喘微微,閑靜時如姣花照水,行動處似弱柳扶風。

我認定你是嫵媚的天使,來塵世了卻我超脫的心願。

你那明麗的深眸,泛著星光漣漣,映照著我多情的身影,訴說著纏綿的愛情。

我們相知相許,互訴衷腸。

真情湧露,美玉生香。我是你揮之不去的哀愁,你是我綿延不斷的情思。

你溫柔、體貼、無微不至,你對我傾注了所有的愛戀。

你將一灣愛意分割成嬌柔的點滴,潺潺地流進我的夢裡。

你的關懷時刻在我的腦海回想,你的身影常常在我的心底浮起。

你深情的眸子,永遠是我停靠的港灣。

有時,你很任性。

你會與我爭執吵鬧,發小脾氣,甚至哭哭鬧鬧,氣壞身體。

我看在眼裡,疼在心裡。

其實,我很理解你的任性,你從小失去雙親,無奈寄人籬下,身世悲涼,讓人心痛。

我多想用溫暖的雙手融化你冰冷的內心,讓你感受到塵世的溫馨。

有時,你很傷感。

眾人皆歡喜,唯獨你傷悲。

你的眼淚是落不盡的殘紅,片片撩動我的心緒。

你的心裡,裝滿的是數不盡的惆悵。

你時常羨慕他人的生活,哀歎你淒慘的身世,哀憐你孤獨的命運,你的眼淚成詩,那一曲驚魂的葬花吟,淒淒慘慘慼慼,讓我為之心碎不已。

有時,你很多心。

你喜歡猜忌,喜歡嫉妒,常常懷疑我對你真摯的感情。

你以為我喜新厭舊,你以為我在乎金玉良緣,每次提起,都讓我窩心不已,是不是你已經忘記我們前世所訂下的木石盟約?

是不是你已經感受不到我對你的愛戀?

你可知,對你的愛,始終沒有改變,改變的只是那顆稚嫩而衝動的心。

我該如何來證明,全世界只有你讓我如此傾心?

妹妹,你不是完美無暇的玉石,可卻是我一生一世的牽念!

你是閬苑仙葩,惹的我多情公子空牽掛。

你是清雅綠竹中的瀟湘妃子。

你的詩,幽雅中透著含蓄,婀娜裡吐露著相思,宛如那亭亭玉立的白蓮,月光下舞動著深情。

你的詩,散發著迷人的馨香,詮釋著你的高潔和孤立,是眼淚凝鑄的淺唱,是靈魂譜寫的讚歌!

我愛你的孤芳自賞,那是一種桀驁不馴的心境;我愛你的憤世嫉俗,那是一種脫世獨立的氣質;我愛你的孤高自傲,那是一種與眾不同的品格!

你是一個超凡脫俗的詩人,始終雕刻著自己本真的性靈。

你摒棄繁文縟節,厭棄隨波逐流,你的世界裡,沒有濁臭的氣息,沒有繁華的纖塵,擁有的只是清麗和純潔。

你是水做的骨肉,是芙蓉花的仙子,碧水中的女神。

你有自己的認知,自己的辛酸,卻只能悄悄說自己聽。

只是,你嬌弱的身軀承受不起這些傷痛。

你衣帶漸寬,慢慢消瘦。

你的病痛,永遠是我內心的折磨;我的無視,永遠是我心底的傷痕。

你的眼淚漸漸乾涸,我卻無能為力。

你咳血了,那印在手帕上的鮮血如同一朵嬌艷的杜鵑,正啼叫著撕心裂肺的疼痛。

妹妹,你可知,和你在一起是我畢生的心願,我們有共同的追求,有共同的喜好,我們是志同道合的伴侶。

原以為我能夠如願以償地娶到你,原以為我可以和你一起共度幸福的生活,直到我揭開喜帕的那一刻,我也不肯相信新娘不是我摯愛的你。

我腦海中恍若出現了你的笑容,是你嗎?

林妹妹,是你嗎?

如果不是你,那眼前的姐姐又是誰呢?

一切都是騙局,一切都是虛偽,我輕易地屈服了一個善意的謊言,一切都在夢中。

直到我醒來的時候,我才明白,我徹底地失去了你。

你已棄我而去,在另一個世界開始來世的等待。

刺心裂肺的痛頓時迷亂了我的神經,我掙扎著,幾近瘋狂地從潛意識裡追尋你。

我奔回你的住處,瀟湘館裡,已沒有那時的清幽,落日頹廢,殘竹敗柳,暗泣余紅。

那只乖巧的鸚鵡,也已飛至荒無人煙處。

物是人非,事事休,人去樓空,獨落悲傷。

那燒燬的詩行,在寒風裡曼舞,含著淚珠的雙眼,已辨別不出他們的遺蹤。

那些凋零的花瓣,落入清澈的水中,飄向未知的遠方。

她們載著你的身影,消失在無邊無際。

妹妹,可曾憶起,你我在這溪邊共讀西廂情?

我就是那多愁多病身,你就是那傾國傾城貌,那些灑落的花瓣,落在髮梢,落入心間,我看著你如玉的臉龐,便生發了一世的愛戀。

只是,為何如今傾城不再,多愁依然?

看著那潔白的海棠,我驀然想起,你為她所寫的那首絕美的詩行:

半卷湘簾半掩門,碾冰為土玉為盆。

偷來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縷魂。

月窟仙人縫縞袂,秋閨怨女拭啼痕。

嬌羞默默同誰訴,倦倚西風夜已昏。

念完,不禁又一次熱淚盈眶。

你的生命,如同這皎潔的海棠,處處充滿了詩情畫意,處處瀰漫著靈魂的芬芳,你是這個渾濁的世界裡孤獨而高潔的舞者!

只是為何你如此狠心,拋下我一人在這個讓人厭惡的世界裡孑然獨行?

冷月盈空,花魂黯然。

你我天人相隔,此情永世難忘。

一個是閬苑仙葩,一個是美玉無瑕,一個水中月,一個鏡中花,若說沒奇緣,今生偏又遇著他;若說有奇緣,如何心事總虛化?

妹妹,你可曾聽到我肺腑的呼喚?

妹妹,如果可以,來世我仍要做一名護花的神瑛侍者,為你這株多情的絳珠仙草拋灑一生的心血。

我等待著與你重逢的輪迴,期冀著來世仍和你相遇、相知、相許。

就讓這一瀉冷月為你編織最唯美的生命,祭奠你這冰清玉潔的絕世花魂!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