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枉自嗟呀,一個空勞牽掛。一個是水中月,一個是鏡中花。想眼中能有多少淚珠兒,怎經得秋流到冬,春流到夏。」

在低回婉轉的悲鳴曲中,林黛玉的香魂慢慢的飄進我的視野,汨汨的淚珠流出了林妹妹那雙包不住淚水的媚眼,也潤濕了我的雙眼,讓我感到揪心的酸楚。

林妹妹啊,你那憂鬱寡歡的容顏讓人陡生悲感,長歎一聲直言心痛。無情更嫌東風殘,吹落桃花一片片,化作塵泥也香艷!

一把香鋤斜立在我的眼前,一籃破碎失色的桃花瓣,一塚香丘零落在桃花樹邊;含淚葬花的悲歌讓飄落的香魂找不到何處是依托;絕望的眼神讓題帕三絕在火光中熄滅了春情。

品一口苦澀沁心的香茗,氤氳的茶霧抑制不住淚光盈盈,遠古的悲痛折磨著心靈。

東風惡,春情薄,細雨飛,桃花落;四顧欲問天下人,誰來葬花魂;只見花瓣陷入泥,痛苦在歎息。

當年有林妹妹一邊悲歌一邊葬你,如今誰來憐你誰來葬你?

林妹妹啊,你多情唯恐花遭罪,自憐自潔葬花魂,讓多少癡情女子為你淚飛欲絕;你悲情的焚詩稿,燃題帕,讓多少癡心女子為你凝眉嗟歎。

你的詩人氣質,你的才華詩篇,讓世間的風流文人心中多了許多曠世的遺憾和風流的詩篇。

林妹妹啊,你美貌如仙,孤芳傲世,才華橫溢,琴棋書畫,出類拔萃。

你執著的愛,讓他人成雙,讓自己赴黃泉,那是一個美麗的錯誤,讓人唏噓感歎。

在幻想愛情與幸福不可能得到時,你表現出的那種不甘受辱,不甘被污,不甘低頭,不甘屈服的孤芳自傲不阿的性格,讓人感到悲劇的震撼力量。

翻開紅樓夢,走進大觀園。

大觀園裡的人只讀懂了你詩文的表面,大觀園外的人卻讀懂了你詩情背後的悲哀。

人們看到的是你才華橫溢的詩情,儘管你在花叢中淺笑,描盡了白海棠的風華神韻;詠菊,問菊,夢菊,唱出了菊花的繾綣之幽;「花謝花飛花滿天」的桃花詩,歎出了「一朝春盡紅顏老」的悲歌;一張絲帕題三絕,如泣如訴悲淚疊;字字句句淚與血,冰清節操露玉潔。

你歎道:「花魂默默無情緒,鳥夢癡癡何處驚」,「落花滿地鳥驚飛」。

有誰讀懂你詩文背後的淒苦,有誰知道你內心的哀怨,有誰明白你通過詠物抒發著自己的悲傷情感。

大觀園中的桃花飄落一片,讓你感到觸目驚心的悲痛;如今桃花園裡花瓣紛飛,有誰來安撫這些孤野之魂,有誰明白你葬的不是桃花,而是你的萬般無奈的心境;在你萬般無奈的歎息中,想必桃花也未必知情。

自你一別大觀園後,滿樹的花瓣就成了孤魂無人憐惜。

你的尖酸刻薄與多愁善感相對立,讓人想到你在使小性時的孤高自許;你的輕柔溫軟與悲壯淒然的結局成對比,讓人感到你的嬌艷萬般無奈,敵不過風刀霜劍的禮教世俗;當你把惜花自憐的淚水灑向花塚時,大觀園內的人是看不懂的。

雖然你刻薄多疑,那也許正是你純潔的心靈對愛情執著的另一種表現。

你生活在爾虞我詐勾心鬥角的賈府中,卻癡想著用自己的聰慧,美麗及才情去爭搶得一席之地,卻不知道寄人籬下怎能隨便直腰伸頭;這就注定了你的悲劇命運,注定了你也會像桃花一樣的凋零,那怕是有寶玉陪你落淚也不會改變你的命運;那怕是「三月香巢已築成」,《題帕三絕》也只能成灰!

你與怡紅公子的金玉良緣只是一場美麗的夢幻!

你傾注了畢生的真情,你灑下了一生的眼淚,貌似靈通的寶玉,不過是一塊頑石!

你雖然癡情地守望,也不免淒楚地凋落。

沒完成遠古的相許,你就結束了一次生命的旅程!

你在告別人間的時刻,把悲痛和淒滄演繹到了極致!

你是絳珠仙子,你躲在三生石旁邊修行了五千年,用淚水浸泡了靈通寶玉得以重返人間,卻在大觀園中凋零。

不是你不適應在大觀園中生長,而是大觀園中沒有你生長的土壤;雖然你竭盡你的才情及詩情去感動世俗,你也用你的美貌及慧心感動癡男怨女,但擋不住焚詩毀稿的決心,你是在做下一次的輪迴準備嗎?

下一次你將誕生在何時何處,還有靈通寶玉為你歎息嗎?

我真想燃起一支起死回生的返魂香,看看能否救活或喚醒林妹妹,讓她來為今天這滿地的花瓣找個歸宿;別讓這飄零的桃花遭受冷風濁泥的揉凌。

「願奴脅下生雙翼,隨花飛到天盡頭。天盡頭,何處有香丘?」

紅樓夢是一座文學大山,林妹妹是一道繞不過的山峰。

曹公子不在,紅樓夢難猜;坐看桃花隨風落,化作香泥君莫踩。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