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不知道為什麼,心情真的很不好,我真的不知道我在你心裡算什麼。

也很謝謝你,你在我心裡是一個轉折點。

時間,見證了一切,也讓我淡忘了一些。

曾經以為這個世界很美麗,有多麼繁華,可惜在時間的沖刷下,我見證了這個世界悲哀與冷淡的一面。

曾經,被時間抹上偽裝與掩飾的世界,如今卻也在時間流逝的呈現下如此清晰。

看不見轉角的,卻是無止盡的冷漠,這個世界,是否還有殘存的美好等待著時間流逝?

而我卻遍體鱗傷無法看清你的心,卻用自己最真的心在等待,我不知道一個網絡遊戲,既然有女孩子對我會動真心,或許是因你的緣故,我辜負了她,謝謝你的刪除,讓我絕望,對你刪除,讓我忘了你所有的煩惱。

將記憶種在心上,等待時間將哀傷的花朵綻放。

那時拉黑那刻,心就有哀傷的氣息在瀰漫,用純潔的眼淚去澆灌,綻開更深刻的哀傷。

當花朵凋零在心中一角的荒涼,最美麗的回憶也是曾經的虛無的空想,或許我就是我吧,一個習慣一個人的樣子。

塵埃掩蓋我曾經的過往,封鎖曾經最傷感的記憶,當歲月之風拂過,塵埃便隨風飄揚,那些最傷感的記憶又再一次支付回憶無休止的索取,而我,將再一次失去微笑,失去坦然的心。

記憶,帶上傷感的回憶氾濫於我的腦海,而思緒,緩緩被傷懷潤澤,那片曾經的空虛,如今卻在感受瞬間的傷悲,呵呵,沒想到自己換的就是這種結果。

憂傷遺憾的夢,只是一段過程,一段不該有記憶。

那些夢的遺憾記憶,只會讓我更加憂傷,而找不到思考的方向,只會一再的迷茫,真的很謝謝你,一個能讓豪少傷的遍體鱗傷的人。

或許我對不起我更對支持我的兄弟,還有我的知己男朋友,讓我樂觀的人,讓我用微笑對待人的男朋友,讓我有勇氣愛下去的她,一個能聽我訴說心事的她,很謝謝你男朋友、兄弟們對不起了,或許是我太無奈,我真的無法愛下去了,她的愛,很累很累。

傷的我遍體鱗傷。

風吹過我顏面時,看到了自己悲傷與寂寞,而心,也跟悲傷寂寞,跟隨風飄逝於無盡的寒冷遠方。

而在那遠方,心便注定要在和孚漾對面滯留,要將悲傷與寂寞的心緒賦予在所到之處,並且充滿悲傷的痕跡,那刻,心將無比的淪落、無比傷感,以至於連思緒也被牽連進去,而思緒也伴隨無比悲傷的心綻放出更悲傷的感受。

我不想抱怨你,對不起。

曾經在某個走廊的偶遇,換來如今記憶深處傷悲的想像與虛無的存在。

記得,那個夜晚,夜空漆黑一片,沒有絲絲光亮的印跡。

而我懷著一顆坦然的心漫步於漆黑下的夜晚,在街道轉角的一側,驀然瞥見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我雙眼。

而我,卻在剎那間凝眸,腳步也放慢些許,當與她擦身而過時,我在她身後停留片刻,思慮我的一切,還有她那熟悉的影子與微笑的嘴角。

我轉過身,看她的背影漸漸遠去,漸漸消失在繁華街道的某一角,但對於我,也只能默默地停留在原地思慮片刻。

腦海中,只有一片空白,似乎只有她的身影與我的思緒相伴,點綴那帶有微微傷感的情愫。

回到家中,燈光也隨我的思緒而變得蕭索,關掉那炙熱的燈泡,家裡漆暗一片。

我喜歡寂靜的黑色,因為對於我,對於記憶,才能更深刻地思考。

坐在窗前,聆聽寂靜的聲音,仰望夜空,感受漆黑的顏色,而夜空沒有繁星的點綴,更沒有一輪皎潔的月亮映襯。

一再地深思熟慮,腦海裡只有她的身影與微笑,而她所給的微笑卻成為心海微微疼痛的感受。

我不再回憶,慵懶地躺在柔軟的海綿床上,數著在腦海裡幻想的星星,一顆、兩顆、三顆。

而那晚所做的夢全是我所瞭解的她,因為我知道,為什麼會這麼傻!

時間,沒能留住過去,但過去的就隨時間逝去吧,我不惋惜。

我沒能淡忘曾經那個當初的一切,也沒能去憶起什麼,但她的身影或許會永遠存在於我的心中,待到魂靈飛向天際的那一瞬間,那些曾經的記憶也終將歸於塵埃落定的那一時刻,因為我愛她。

習慣獨自一人漫步於只屬於夜幕下的寂靜,而那寂靜的夜只容許冷雨的劃落。

冰冷而淅瀝的雨從當初的深灰色籠罩時就未停過,而那冷雨早已成為思緒的一部分,成為思緒寂寞與空虛的存在,點綴那無頭緒的腦海,寂靜,而且哀傷。

夜空裡,曾經那閃爍無休止的星辰也在這下雨的夜晚獨自暗淡無光、獨自為蒼天落淚。

而那蒼天的眼淚就劃落在我那青蔥臉龐上,與那溫暖並且充滿傷悲的淚水一同在臉上烙下曾經悲慟的印跡。

剎那間,思緒就變得一片蒼茫,充滿悲涼,一切都近乎彷徨,再也感受不到溫情朦朧的情境,只剩下無盡的歎息與悲傷。

感受最淒美的瞬間。

為何直接刪除不把我拉黑?

一段悲傷的文字,記載那些隨風飄揚的過往,而那些悲傷的文字,就飄飛於由歲月締造的傷痕之中,從而締造出更悲傷的痕跡。

曾經是那樣美麗,而如今卻是那樣安詳、那樣平淡,一切似乎都已伴隨時間的流逝而淡忘,唯獨那只有記錄在紙張的文字依舊華美、依舊詮釋曾經的繁華。

一段最美好的記憶,伴隨時間的飄逝,如今已變得支離破碎,再也尋覓不到曾經最美好的當初。

而文字,卻能接受時間的洗禮,無論時間怎樣流逝,無論在時間的流逝中接受怎樣的風吹雨打,文字依仍舊記載曾經繁華美麗的過往,也記住你最美的時刻。

伴隨迷茫的思緒,與那些似虛有虛無的記憶訴說悲傷,讓記憶成為悲傷的一部分,呈現出更悲傷的思緒。

而我,卻用悲傷的眼淚浸潤紙張,讓文字感受悲傷的洗禮,從而變得深色,變得愈加悲傷。

我想讓所有看這篇文章的人都知道,我愛這個女孩子深入骨髓。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