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再地躲藏,卻始終躲不過烙下的印跡,當風再次將如夢的自己吹醒時,驀然察覺早已站在了記憶的邊緣,搖搖欲墜。

剎那間發現它早已來過。

相同的季節想起相同的曾經,只是,早已物事人非,再多的吶喊,撕心裂肺的呼喊卻已被風吞噬,只剩下呼呼的作響。

一再地哀悼,卻始終走不出那個印著你我曾經的象牙塔。

當陽光灑進時,溫暖,柔美,星星點點。

就像凌亂的回憶,一點點,一寸寸,清晰可見。

卻早已支離破碎,只剩影像罷了。

無數次的第一次拼湊出你我的故事,一次次的放手,堅持,追尋。

似乎總是那樣,你追著我跑,我卻愈跑愈遠,如那搖擺在空中的風箏,殊不知,拉牽的線早將我緊緊捆綁。

原來傻的是自己,永遠那樣自欺欺人,總想掙脫。

在寂寞的夜,記憶深處出現的身影熟悉而又模糊,如水中的波紋,一圈圈,閃爍,直至消失。

總想將你的模糊一次磨擦乾淨,極力恢復水的平靜,只是越刻越深,深入骨髓,揮之不去。

傻傻地蹲坐在水邊,看著恢復了的水面,一如往昔得平靜。

只是有些卻不由自主,不再平靜。

風再次迎面拂來之際,風乾的記憶,只留下邊緣的印跡,虛脫了的自己,呆呆地注視腳邊的水塘,夜漸漸沉澱,你我的記憶也隨之沉澱定格。

風不再,殘餘的只有邊緣的印跡,定格了的你我,戛然而止。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