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相信,相信我們會像童話故事裡,幸福和快樂是結局。

寫在前面。

冬日裡的午後,有暖暖的陽光,我喜歡漫無目的地在這座不大的城市裡游晃,然後到資江邊找上一條長椅,一待就是一下午,我半瞇著眼睛,對著和煦的陽光,想起了那個我說要許她一世歡顏的女子,那個乾淨明媚笑靨如花的女子。

等到我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是華燈初上了,夕陽只剩下半個腦袋留在地平線上,似乎它也有些流戀,流戀這紅塵當中片刻的溫馨。

霓虹燈不停的閃爍,忙碌了一天的人終於有理由放鬆了,於燈紅酒綠下觥籌交錯,在曠歌勁舞中盡情釋放,望不到底的是這繁華背後隱藏的哀傷,此刻,它正凝視著我,彷彿在訴說著那遙遠且淒美的童話。

雨柔,那水一般的女子,你絕美的容顏又在為誰而黯然神傷呢?

你本是那般惠心蘭質的人兒,卻又何苦置自己於此呢?

我知道,你是一個羽翼受傷的天使,路過那風,路過那水,跌落在這人間,風中飄來你的歌聲,幽怨,淒婉,卻又讓我如何癡迷,不忍自拔,思緒紛飛,好想好想來到你的身邊,陪你一起,一起承擔那無邊的悲傷,暢想著有你的地方那就是天堂。

雨柔,待到噩夢醒來,美好即在眼前的時候,那就綰起你的青絲,安安心心地做我的新娘,好麼?

想到這,我開心地笑了,笑地是那樣的輕鬆,彷彿憧憬許久的那天終於到來,也從來沒有想到過自己還可如孩童般的純真,爛漫,一直以為,自己能抓住的只是青春的的尾巴了,而這一切,只是因為一個叫雨柔的笨女孩而悄然改變。

車如流水馬如龍,這城市依舊燈火如晝,卻夾雜著無盡的誘惑及悲涼,我想起,在我的世界裡,也是人來人往,達達的馬蹄聲不時響起,因為他不是歸人,只是個過客,但也有人曾看穿我的心房,見你的影子依舊在那裡逗留,於是她淚流滿面地離去。

一個人走到漆黑的小路上,漫無邊際的恐懼襲來時,備感無助,用那充滿絕望的眼神匆匆四顧,尋找著堅強起來的理由,可是你知道麼,前方的那絲絲星光預示著的是勝利的希望,呵呵,這是活佛說的,你,相信麼?

你說你沉溺於曼珠沙華的寓意,彼岸花花開絢爛,卻處處透顯著淒美的氣息,絕 美妖艷地詭異,可是,可是我們不去觸碰它,遠離它的誘惑,好麼,因為我已經害怕了,害怕走到最後,仍舊只有我一個。

哪天,一睜開眼,就看見你出現在我的面前,柔情萬般地對我說,傻瓜,起床了,吃早餐了,這就是我最大的幸福了。

記憶裡,你依舊笑靨如花,皓齒明眸。

你是我的天使,我為你命名,雨柔。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