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的風塵已閱盡與青春有關的日子,空寂的巷道裡,走著我橫跨一生的寂寞。

彼岸,鮮花正盛,寂寞如潮,走過,才發現人生的一路風雨處處皆在,而最後,誰陪得起我走過天涯?

當所有的期待埋藏了奢華的青春,生命的繽紛與多元激起經緯分明的漣漪,沿著蜿蜒無盡的岸,流淌成溪水,流淌成海洋。

斗轉星移間,蒼老了歲月,蒼老了愛情,滄桑了整顆心,令我在滿地殘英的明朗背後,寂寞如花開,寂寞聽花開。

午後的塵粒在陽光的影子裡飄揚,留下輕輕的嘆息。

以笨拙的姿勢,將俗世的溫情,呈現給日漸老去的歲月。

風睡了,鳥睡了,我遺落在田間的夢,航行在一粒種子的希望裡,挾持了我的春天,於是,我靜靜等待一朵花的盛開。

在採擷開放的紅顏裡,轉身的剎那,花開的聲音便從葉間傳來,飽含透明的憂傷和寂寞,掩著對一個人的懷念與傾訴。

而我一生寫過的詩行,在滿階的落紅裡,付與橫笛,隱隱作痛。

閉合書本,舉目青山,白雲悠然,鉤沉散佚在心中的種種記憶源源流出,一次又一次,來來去去,輪輪迴回,帶著花香的氣息,打中我的面頰,喚醒我血脈裡深藏的柔情。

曾經被忽略掉的心事,在一朵花綻放的空寂裡,鐫進了自己的痕跡,嵌入內心,深入骨髓。

一滴淚水掉在地上,不堪回首的歲月漸漸清晰,在某些適當的場合,時光之風從身邊吹過,觸動的事物紛紛次第舒展,能開花的就開花,不能開花的深深嘆息。

而恰恰就是在這繁花競開的盛宴裡,我卻像曲巷中不曾被人注意的行人,又像一支探出枝頭開得最寂寞的青春,一層一層。

雖已是昨日枝頭僅剩的葉子,但一樣盛開在荒原,從綻放到枯萎的過程中挑揀一些難得安靜的光陰,一如既往地做著生動嫵媚的夢。

低看流水,無波無痕,萬千心事與誰說?

繽紛滿懷的感念已經沉默,心溫暖潮濕,適合任何東西生長。

在默默懷念舊時的日子裡,我放棄了手中惟一可以尋你的線索,飄飄風逝的落紅幫我讀完了本是與你相約的詩篇。

如今,那些流逝的風景打坐在孤獨的曠野,我的心緒,寂寞如花開,在泛起滿心的詩潮間,沿著自己的手指移向另一個手指,滿地浮萍以荏弱遷移,一寸一寸鋪滿天涯,像夢的展開與延伸。

當臉孔已從青春洋溢到中年明朗,當滿頭青絲已挽成髮鬢,演繹一個又一個悲悲喜喜的日子,時間就這樣自然地流過,夠不夠深,需要一些刻骨的回憶來。

而我自己,也在這樣的流年虛度裡不驚訝不感慨,甚至沒有一分在意般又回到了原來的生活,心甘情願地退回蟄居小屋,在似水流年裡什麼也不說,什麼也不解釋,任寂寞若夜,瀰漫周遭。

偶爾,我也會端坐庭院,看牆角那一叢翠竹橫斜滴漏的墨色小令游弋在明媚的陽光裡,長長短短;看玉蘭搖下的斷章散句繁茂在樹的綠蔭下,錯錯落落,然後在淺斟慢飲香茗的歲月中,展開書卷,拾遍佳句,順手掬起幾片零零碎碎的陽光,鋪在地上為我療傷,用朝向陽光的花朵打開生命,用溫濕的語句寫下剎那芳華。

時間流過,繁華閱盡。而時間給予的那些憂愁,細細小小,清清涼涼,一年一年,也將歲月撲打在我身上的塵埃洗淨。

由此,我內心明淨,歲月靜好;由此,裊裊香氣的溫暖,照亮我思念你的午後,任四周寂寞如花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色憂鬱 的頭像
藍色憂鬱

夢想天空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