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有朋友問我什麼速度最快,我說時間。

也有人問我什麼速度最慢,我仍然說時間。

時間快的時候像周杰倫的歌,我還沒有聽出名堂,就結束了。

時間慢的時候像中國的戲曲,我們大可坐下來閉上眼睛細細品味。

俗語說,一寸光陰一寸金,寸金難買寸光陰。

這句小孩子都知道的俗語在今天有了種種解釋。

珍惜時間的醫生會說,時間就是生命;利用時間的商人會說,時間就是金錢;浪費時間的懶人會說,時間就是毒藥!

而我,一個常年在外求學的遊子,把光陰看作一首動聽的歌。

光陰的歌,是一曲難忘的童謠,在心裡深處用羅大佑深沉的調子唱出淡淡憂傷的童年。

最難回到的是過去,最思念的是童年。

週筆暢唱到,為什麼人越長大卻越覺得孤單?

一段光陰,有一個故事,一個故事,就有一個夢想。

我想或許是因為故事太多夢想太多的緣故吧。

小時候總盼望自己快點長大,等到長大了才知道,原來童年消失的那麼快,像一陣風,明明就在眼前,卻怎麼也抓不到。

光陰的歌,是一份難忘的情誼,在一揮手間用老狼深情的眼神勾勒出同桌的你。

記得一切的美好,還有那個常常被我欺負的她,和她一起偷東西,一起打架,一起學習,一起努力,一起上學,一起回家。

只是她早已成為了別人的風景。

在以後的路上,我總是孑身一人。

那份純潔的情在歲月的熏陶下被譜成了一曲最美的歌,時時在每個星星灑滿天的夜裡在心底淺淺吟唱。

光陰的歌,是一條長長的路,在踏上新的征程的路上我用心感受明天的美好。

我無數次背上母親沉沉的嘮叨和父親簡潔地話語。

村里那棵最高的椿樹早已在某個春天來臨的時候倒下,以至於長時間不回家的我總是在下車的一瞬間摸不到回家的路口。

母親總對我說,有時間常回家看看,我說好,轉過身總會淚流滿面。

光陰讓人白髮,歲月讓人蒼老。

當歲月的大手又一次灑下漫天的大雪,看著家家戶戶放鞭炮貼春聯,我清楚地知道,又過了一年。

我忘記過那個隨光陰流逝的過去,也忘記過父母一天天蒼老的容顏。

但我不曾忘記光陰。

光陰於我,光陰如歌。

沉默的時候,那是我在唱著光陰的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色憂鬱 的頭像
藍色憂鬱

夢想天空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