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相惜,何不相惜。

縱然那自作多情的溫馨只是片刻,或許只是存在於強求的夢境中,卻久久不能釋懷,仍舊傻傻地笑著去回味。

還懷念那時的林蔭小道,你右手拿著我用左手給你做的銀杏葉標本,似笑非笑的說「還算合格。」

突然想起你曾經告訴我的一句話「對於摯愛的人,切勿宣洩一己哀怨。」

還記得你最後的笑容,那麼哀傷卻轉而平靜。

一如順治帝抱著奄奄一息的董鄂妃時,用盡全身力氣強忍著憂傷的抽搐的臉。

執著去相信,只要我相信,只要心裡還相信,就一定存在,一定不會將往昔遺忘在腦海中,遺忘在瑣碎的日子裡。

人的一生其實會很短,但留在記憶裡的東西卻會很長很多。

一如對你的記憶,固執的以為,只要有這記憶,只要我不忘記,你就還在。

突然的夢見,夢見你揮手作別,漸行漸遠,消失在我觸摸不到的地方,突然怨恨時光的力量早已讓我們之間像兩條彼此平行河流,即使蔓延,卻在不同的國度。

無故的憤怒,無故的抱怨。

曾經我是那麼珍惜著彼此的相處,竭盡一切去感受你的感受,去體會你所有的不滿和無奈,最後習慣瞭如此,變成了依賴你的感覺的我,我希望這感情會讓你永遠記得,不管在哪兒,即使你已不在卻能感受得到。

原來只是被自己被時光狠狠的戲弄著,於是,我說:「忘記,忘記無謂的掙扎。」

說服自己,要重新做回自己,灑脫、乾脆的自己。

拿出所有和你有關的東西,狠狠的用剪刀劃得七零八碎任風吹向不知名的遠方,我笑著哭了,哭了。

既然你已不在,我要好好的,走自己的路,不要在你的陰影下躲避陽光。

急切地行走於教室和圖書館之間,低著頭不讓自己會因為習慣仰望夜空去尋找你曾經教我的啟明星或是北斗七星的影子,好久好久,終於忘記瞭如何抬頭走路,終於學會了走路的時候不去想你說過的要積極和同學打招呼之類的話,於是,我成了目中無人的人。

這個過程中,沒有了糾結和激烈,時光很安靜,它的流逝就如同面前淌過的小溪,只不過一個轉身,那原本在面前的水早已奔向了更遠方。

突然間,盲目而惶恐,一切好似變了卻依舊熟悉,地球依舊旋轉,日夜交替輪換,原來最終沒變的始終是自己的心,不想因為你的離去帶來的空白而惶恐,卻越來越覺得你還在、還在,原來在心裡,你還是你,沒有其他的理由。

抬頭仰望夜空,是夜,迷離也溫馨,好似你最後的微笑。

夜幕沉暗,卻因星光燦爛而亮彩奪目,似是訴說著屬於每一顆星自己承載的過往。

原來最絢爛的美麗終有缺憾,一切沒有必然,就像我不該怨恨你的離去,因為你不必、無需為誰而生為誰而死,只需要一顆相知相識的心就足夠。

有很多人都寧願活在夢裡,寧願活在自己編制的網裡,然後夢想變成一隻蝴蝶——去飛翔。

只是,人就是人。

因為人不可能變成蝴蝶,蝴蝶也不可能變成人,蝴蝶不學人,人為什麼要學蝴蝶呢?

如果一定要強求,那不過是做繭自縛罷了。

因為不再擁有便禁錮自己的一切,我已然是最懦弱的蝴蝶躲在蟬繭裡不肯破繭成蝶。

終於明白,為什麼最後你會笑,你知道最終我一定會懂,會懂得如何拿起放下,因為放下並不是真正的放下,而是放下束縛,放進心裡。

在沒有自縛之前,我醒了,因為你的相信,我懂了。

若相惜,何必苦苦苛求,執著於去抱怨那遠逝的溫暖,執著於在抓不到觸碰不到的時候強迫自己忘懷。

還是習慣性地抬頭仰望夜空,還是夜,深沉而溫暖。

星雲依戀那耀眼的輝芒,輕緩而動,惹的冷月微含羞意的又躲入其後,掩去光華,朦朧如煙。

我按照你的話,找到了北斗七星,還是你教我時候的樣子。

若相惜,何必相忘!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