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棒棒糖】

原來你什麼也不想多逗幾眼。

感激也好,悲醮也罷。

你舉著春天晶瑩的眼球。

酒靨的笑像一汪秋水,幾經戀戀不捨。

挺著冬絨的絢麗,穿過艷陽的夏令。

沸騰的淚,貼著熱浪的唇皮。

在我胸前周旋。

不想長大。

只想一生捧起你。

把你的名字寫在唇里安在牙裡咽進心裡。

讓你感激心肺涕零的距離。

給我一分鐘,漱去唇污。

一個速決的親吻足夠一生的等待。

汲取甜蜜的靈脂。

觸撫你頸上。

禿鷲的血針。

細膩的心棒。

鞭達著我的年輪。

這是我的貞潔,我們的愚愛。

記住。

別捨棄我。

就像我一直握住不能捨棄的你一樣。





【一輩子也要在一起】

讓我們安靜。

安靜。

徹近溫柔,從你的唇上蘇吻髮絲的嫣紅。

清醒的酒香瀰漫著舌苔的黃昏。

我在黃昏之上迷失沉默的意義。

這是貞潔,我們的愚愛。

弱脆的身貧其行。

你用盡醉人的嘆息糾纏我的誓言;我在你激伏的胸膛。

升起一輪明月的血。

酒中月。

雨滴。

杯吻。

在青澀年代,有不同國度寄予美麗溫存的。

揮霍。

親密無間的距離,繁華了心痕上的孤獨。

你將來自何方虛幻,誘惑靈魂傾向?

是貞潔最後的愚愛。

還是首度坐擁迷醉的飄逸。

抑或尾聲的瀰漫——如血。

如你。





【你愛我像誰】

身懷絕技,演繹。

成為銀幕上愛恨分明的人。

剩下空空的座位,我還能感動誰。

在你面前「你愛我像誰」。

我是溫順的塵埃落定椅下。

一天天被踩得痛疼。

流星劃破銀幕上的臉。

像漆黑天空高飛的祈禱,像高飛的一切虛無。

再陌生。

再親近。

周而復始。

像一對角色上演精彩的對白。

假如還能虛擬的話,我想。

超越一下自己的想像。

把椅下的塵埃捏成一張臉,交給上帝的導演。

把羞陋變得漂亮。

把虛無變得豐盈。





【分飛】

陽春,你剛傾巢的白翅膀。

煽動羞答的花事。

玫瑰伸張蓓蕾的臉,表情憔悴。

情感。

被閒置時,不懷好意的刺扎了過來。

有暴力虐待感。適宜遠飛。

「只要能屈能伸,就能展開自由。」

就能吃掉時光長出追求,開不出嘆息的花。

結不出酸澀的果。往後,一切的可能盡會發生。

誘惑與被誘惑;勾引與被勾引。

桃花園,流水。

隔岸。

牽腸掛肚的人念念禪語:「桃花流水過眼雲煙,施主心早有所屬。」

飢餓之極,桃花園總有誘人的美食。

不可忽略的美食。

誓言,意志。

不可濫食,不可胡思亂想。

爬上銀幕。

咬一口愛恨分明的胸脯,膨脹的心就會填滿。

月圓的肚皮。

陽春,心花說開就開。

我只是個多愁善感的季節。

像一隻只走失的飛鳥,跨空翔鳴。





【結果不代表結束】

杯子上的淚突然飛了起來。

你說:「你不歸來,我將盛滿一杯杯淚,兌成酒——嘩嘩嘩的把你飲回來。」

像冰川上失落的臉,借不到任何一截堅固的肩膀。

像靈魂的深淵,似乎還隱藏一些猶豫。

「只要摔碎杯子,我就會醒來。」

你開始收拾殘局,把碎片連同淚一起湮滅。

「我已粉身碎骨。以後請不要用杯子舉起我,或者你或者你和你的愛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色憂鬱 的頭像
藍色憂鬱

夢想天空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