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方有路卻看不見盡頭,彼岸有花開卻望不到春天驀然回首時你的笑容已淺我真的崩潰真的頹廢哭紅的眼淚不懂得防備回想這一段感情支離破碎上帝啊,祈求你能回來把我安慰,每一次想你每一次念你我的心就成了傷感洋海,我的眼就成了秋水寒,你卻不見了。

我給你的愛,早已經把它掩埋在心裡,我捨不得這樣放開,是不是真愛了才捨不得,我一直問自己,被傷過的心還可以愛誰,沒人陪的心疼的滋味,真的很傷感,我突然想起這樣的話,如果你開心和悲傷的時候,首先想到的,都是同一個人,那就最完美,如果開心的時候和悲傷的時候,首先想到的,不是同一個人,我勸你應該選擇你想和她共度悲傷時刻的那一個。

人生本來就是苦多於樂。

你的開心,有太多人可以和你分享,不一定要是情人,如果日子過得快樂,自己一人也很好,悲傷,卻不是很多人可以和你分擔。

你願意把悲傷告訴他,他才是你最想親近和珍惜的人,有些事情是不可以勉強的。

你愛一個人,他不愛你,不代表你不可愛,不代表你不好,只能代表他不愛你而已。

戀愛是雙程路,單戀也該有一條底線,到了底線,就是退出的時候。

這條路行不通,你該想想另一條路,而不是在路口徘徊。

這裡不留人,自有留人處。

你怎麼知道自己不會遇上更好的?

她走了,生活還在繼續。

有時候我會來網上看些愛情故事,每個癡情的女主角,都那麼像她。

我想在這裡對她說完這段話:如果10年以後我自由了,我會先去找你,只想遠遠地看你一眼,你幸福的話我絕不打擾你,你要是還沒有找到合適的,那麼,讓我再說一次我愛你。

冬天已經來好久了,雪卻是還沒有下,只有瑟瑟的寒風肆意的吹刮著一切,卻更顯得這個城市的淒涼與落寞。

而我此刻的心情,似乎比這份淒涼更多些苦澀,又比這份落寞更多些傷感。

一直承認自己是個多愁善感的人,會為落葉而黯然神傷,會為流水而愁容滿面,甚至為一絲微風,也會思緒萬千。

只是此刻,面對著痛徹心扉的傷,我竟然可以如此平靜的接受,也許真是絕望而心死了吧!

知道有一些事,有一些人,錯過之後就不會再重來。

而今生我錯失太多,終於已經一無所有。

不過如此也好啊,再也不用怕有失去,也再也不用擔心感受一次次撕裂著帶著血跡的傷疤所帶來的疼痛。

這是麻木的幸福,有種死去的感覺。

只是當一覺醒來,卻發現自己還活著,生活也還要繼續。

這真讓我無可適從。

因為我還能拿什麼面對一切。

當生活只剩下生命,而這如此脆弱的生命,又該何去何從?

沒有答案,原本就不需要答案。

早應該沉默的消失,一個人,不回頭,走往盡頭!

墮落,這是個很好的詞,為心碎的人找到一個忘卻的方法。

於是此刻,我只能墮落。

因為我需要忘卻。

忘卻她,忘卻自己,抑或忘卻這份無法言起的情感。

可是,墮落之後的每一次靜思,那些似乎已被忘卻的失落卻來得更加猛烈而憔悴。

它隨著冰涼的北風無情的刮在我的臉上,迷離了我的雙眼,卻把淚吹進了心坎。

每當夜雨敲窗的時候,我總會想起,遠方的你,曾經是我愛過的女孩。

我知道,這是冥冥中的一種命運安排。

你必定會在那一年的春天即將有之的時候,騎著你的情感黑馬翩然而來,帶我趟過我們緣分的草原。

那時候,陽光明媚,春光千里。

直到有一天,花謝了,雨也停了,我才明白。

人這一生還得遭遇突變,還得遭遇好多別的「無知」。

危險的底牌,它們總是躲在某個岔路口。

命運之手會在你不經意的時候,突然將它向你翻開—你驚驚無舉。

只能茫然面對,茫然之後依然是一片茫然。

就像血液能聽見心臟的召喚,我知道,這也是冥冥中的另一種安排。

你必須走向山,而我只能奔向海,在山與海之間,橫著一段無法逾越的空間。

惟願幾番輪迴之後,你仍然不改變今世的容顏,在來生的車水馬龍中,待我驚奇地認出你,井喚你從塵世的夢中醒來,我輕聲地問一句:我曾經的女孩,你是否還願意做我的新娘?

不是故意寫得如此傷感,只是筆下太沉重。

就像一隻被拋上岸的魚,那樣痛苦的掙扎,是因為不能呼吸。

魚之將死,而我卻苟活。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