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子,有一個喜歡的男孩,他們青梅竹馬。

葉子,從沒有提過那個男孩。

當舍友們都出去和男友約會時,葉子總是一個人待在宿舍,或者看書;或者聽歌。

葉子的成績很好,不知道她為什麼那麼努力。

葉子的沉寂並沒有讓那些追求者死心。

這期間,有男生為葉子的拒絕哭泣過。

葉子並不是不會心軟,只是,她的心裡有等待。

天空是小鳥的等待,白雲是流水的等待,葉子的等待,便是那個青梅竹馬的男孩。

在大一的時候,有個男孩很執著,他對葉子說,他願意等待葉子花開。

他說,葉子,你的眼裡有故事。

葉子以為那只是一個短暫的諾言;所以,葉子並沒有把男孩的話放在心裡。

最重要的是,葉子心裡有著那個他。

她的青梅竹馬。那個男孩說的對,她的眼裡是有故事,是她和志朦的故事。

那個青梅竹馬的男孩,他叫志朦。

只是,她沒有對別人提過志朦的名字。

她是那種安靜的女子,不喜言語。

她把所有的心事都埋藏在心裡。

大學四年,都沒有見過葉子給志朦打過一次電話,寫過一封信。

大學四年,過的很快。

彷彿一眨眼,已是光陰的兩岸。

人間的天堂,也是另一番景象。

大學四年,葉子一直堅守著自己的原則,沒有談過一次戀愛。

畢業晚會那天,那個對葉子說,願意等葉子花開的男孩,拉著葉子的手,聲音哽咽,重複著四年前初見葉子時的那句話,葉子,我願意等你花開。

像葉子轉過身,淚落處,心亦痛。

葉子的青梅竹馬,那個叫志朦的男孩,其實在葉子初二的那年就已經離開了葉子。

隨著父母去了遠方的一座城市。

志朦走的時候,對葉子說過,等我回來。

很多年,葉子都在心底對志朦輕語,我會在原地等你。

初二那年,葉子家後山的那片樹林被砍伐。

那片樹林,有著葉子太多的記憶,有她和志朦在一起嬉戲的每一個日落黃昏。

葉子跑過去找隊長,用孩子的語氣要求太大人們停止。

葉子的外公,走過來,對葉子說,沒事的,會種上新的樹苗的。

樹林被砍完後,葉子突然發現那片天空,原來是如此的藍,幾近透明的顏色,清澈,明朗。

深呼吸,肺部如此的愜意。

那個夜晚,我坐在樹樁上,數著星星,發著呆,想念著志艨。

外公走過來,對葉子說,志艨會回來的,就像樹林也會重新茂盛一樣。

葉子很茫然地望著外公,眼裡寫滿深深地疑惑。

葉子想,那會是多少年以後呢?

到時候,志朦真的會回來麼?

志朦還會記得我麼?

其實,大三那年,葉子偷偷的去了那個志朦的那個城市,回來後,葉子就哭了。

哭的很心碎。

從那以後,葉子變的更加沉默,更加安靜,更加不喜言笑了。

志朦,是不會回來的。

那是葉子的母親親口告訴葉子的。

葉子的母親,心疼的看著葉子對她說,志朦早在七年前就不在這個世上了。

志朦和他的父母去那個大城市是為了給志朦治病。

母親告訴葉子,你和志朦的緣分就這麼淺薄,遇到與你有緣的,好好的珍惜吧。

原來,這麼多年的等待竟是滄海裡的一個泡沫。

葉子,哭了,很委屈,很憂傷,那種撕心裂肺的痛楚不是每個人都能體會的。

葉子,在心裡告訴自己,她的愛情已經死了,她的志朦不會回來了。

畢業後,葉子回到了她的故鄉,她喜歡那個小城的安靜。

小城裡,有她和志朦的回憶。

她的心,多年來一直心如止水般沉寂。

只是,那天葉子收到一封從遠方寄來的書信,葉子開始質疑自己這麼多年來是不是一直在馬不停地的錯過?

信,是那個願意等葉子花開的男孩寫的。

因為葉子曾經說過,她喜歡白紙黑字的書信。能夠珍藏。

男孩告訴葉子,他要失言了。

他不能等葉子花開了。

他的父母開始逼著他考慮婚事了。

男孩在信地末尾說,葉子,開花吧,春去的很快的。

葉子沒有回信,她選擇了逃避。

當葉子在一個清晨起來,梳理青絲時,發現一根顯眼的白隱約其間。

葉子開始考慮那個男孩和母親的話,她已經不小了,27歲了。

從大一那年的十七歲到今天的二十七歲。

十年了。

葉子聽過一句話,十年前,我以為小鳥飛不過滄海,是因為小鳥沒有勇氣。

十年後,我才明白是因為滄海的那頭沒有了等待。

葉子心疼地發現自己好像那只可憐的小鳥。

葉子想,前方已經沒有了等待,我還執著什麼呢?

葉子開始接受母親給她介紹的對象,但是葉子心裡清楚,她的心裡沒有了愛情。

之所以接受他人無非是不願讓母親為己傷心而已。

葉子傷感地發現,花開的季節,自己這輩子怕是沒有機會好好欣賞了。

偶爾,葉子在回憶過去時,會回想那個對她說,願意等她花開的男孩。

可是眾裡尋君,疊疊的人影眩暈了葉子的眼。

有落花飄到葉子的掌心,恨它不似餘香,輕輕地吹去,任它落地碾碎成泥。

落英處,葉子不知道誰的淚在肆意的蔓延。

與飄落的桃花交錯成雨,輕敲明鏡的玻璃窗,遮掩了誰哭泣的聲音?

夢裡面,手執細筆,素寫一襲的相思。

無奈,燕飛魚沉,這滿紙的相思只能殘留在這場宿醉裡。

想要拮取一把紅豆送給那個男孩,熟知已過了時節。

唯有葉子一人,在夢裡,歎息綿延。

葉子以為自己就會這麼錯過了,一輩子錯過了。

次年四月的一個春天,一個熟悉的身影站在了葉子的面前,是那個等葉子花開的男孩。

男孩說,葉子,為我開花吧。

那一刻,葉子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被男孩多年的執著打動了。

淚,有歡喜,有感傷。

葉子在那一刻想起志朦,她在心裡說對志朦說,對不起,無論你是否曾給過愛的眼神,無論你是否曾對我揮過愛的指頭,無論你是否曾對我表達過愛的言語,無論你是否會記得那個年少的承諾。

一切,已不再足以讓我淚落如珠,那份濃厚的情意,我再也無法給你。

花季有時,我已不能再錯過。

望著男孩,葉子說,十七歲那年,花未開。

那年的春去的好快。

二十七歲這年,最想把所有的芬芳為君一人所綻放。

窗外春光幽幽,生命依然演繹著輪迴。

和男孩站在小城的街角,葉子抬頭仰望天堂,望著路上行人匆匆的腳步。

流年易逝。

回憶過往,記憶一覽無餘的在眼前迴盪。

葉子的嘴角終於蕩起了一絲微笑,很甜,很美,彷彿花開。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