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你付出,只願你永遠快樂。

我將你放飛,只留下思念和企盼。

為你,我面帶微笑,承受孤寂。

為你,我放大幸福,縮小痛苦。

為你,我無怨無悔,癡心不改。

這就是癡情!

世間之人,不止我癡情;凡人,都有點癡情。

癡情,是對愛情的癡迷。望夫成石是癡情,千年報恩是癡情,化蝶梁祝是癡情。

癡情無須衡量,癡情不求回報。

愛你,在流星劃過天際時,默默為你許願,希望你健康快樂;愛你,在心如刀絞傷痕纍纍之時,我強忍疼痛,也會在你面前展現最陽光的微笑;愛你,會尊重你的選擇,讓你自由,讓你無憂;愛你,給你絕對信任,而毫無猜疑;愛你,我如大海般的包容,允許你孩子般的任性;愛你,哪怕付出自己的生命,也要用盡全力去保護。

這也許就是癡情!

一隻癡情的老鼠,無法自控地愛上了一隻年輕美麗的貓,它們是天敵,身處於兩個完全不同的世界,這注定鼠的愛情是愁怨的,世界上最難過的事是你很想愛一個人,卻不可能愛她。

但是她卻願意讓他抓在手裡,抱在懷裡,吞進肚裡。

我就是那只癡情的老鼠,你就是那隻身美麗得令人頓生傾慕的貓。

我常常想念你,卻無法走近你;我常常走近你,你卻懶懶地躺在明媚的陽光裡;我常常走進你呆的陽光裡,你卻閉著眼睛無法看見我。

我的悲哀不是不敢靠近你,而是你根本就沒在意:一隻傻傻的老鼠對一隻敏捷的貓的愛意。我也無法向你表露我的心跡。

我有了心事,卻無處傾訴;有了煩惱,卻無法發洩;有了美好的憧憬,卻永遠也不可能實現。

愛,永遠不說,很難;愛,不能實現,也難以長久。

不顧一切地說出,又會留下難以癒合的傷口。

既然如此,那就不說吧。

愛已成為不可能時,也就不必言明。

讓我在愛的邊緣,忍住這痛,找一個角落,獨自默默地舔噬傷口吧。

許多的時候,會忘記一些疼痛;許多的時候,還會發現這世界依舊美麗。

這也許就是花心!

人,大都有點花心。

這裡的花心,應該是一個人思維的轉向,並非是對愛情的背叛。

那種為情而欲生欲死的人,是愚不可及的,不可理喻的。

生命誠可貴,人生之路漫長。

當一切可能變為不可能時,當一切企求和渴盼成為一個個美麗的泡影時,理智的人們會情不自禁轉向,轉向那種可能實現的願望。

因為要生存,人才有欲望;因為有欲望,人才會轉向。

所以無論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別人,花心,應該是一個值得讚美的詞。

有了它,人才會看得開看得遠,才不會有痛不欲生的感受;有了它,人才會找到生命另外的出口,才不會把自己往絕路上逼;有了它,人才會活得更加精彩,不會整日沉迷往事而不能自拔。

人,大都是有點癡情,也有點花心的。

當癡情之時,我們不加思索,全心付出;當花心之時,我們心無旁鶩,奮力拚搏。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