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角,人潮,轉身處,你的笑臉如此熟悉,可是你的眼神如此陌生,陌生地,讓我淚如雨下。

如此傷感的一句話,怎能訴說著時間的殘忍:原來,一切皆可成為過去,已走的,不會再回來,有些情懷,淡去不可追。

淡淡想起人間因緣,時間的神奇之手,印證著我的話:來去皆是緣。

是的,人生,總是免不了聚散。

想起小時候常常把同學當成朋友。

因為不知道什麼是朋友,便把朝夕相處的同學誤認為朋友,真是天真得可愛。

後來一點一點地長大了,有些同學變成了朋友,有些同學仍是同學,有些由同學變成朋友的人因為現實中距離的疏遠再度變回同學。

無法回頭去懷念些什麼,日子每天在過,人總要往前走,回頭看縱然是對自己的心誠懇,卻也是殘忍。

不可否認,生命中總會遇到很多人。

有些人來了又去,有些人去而復返,有些人近在咫尺,有些人遠在天涯,有些人擦身而過,有些人一路同行。

無論如何,終免不了曲終人散的傷感。

然而同學究竟不是朋友,在某兩條路的盡頭相遇,結伴同行了一段路程,又在下一個分岔路口道別。

曾經的相處,開心或不開心,都已煙消雲散,在分別的時刻都能微笑著揮揮手說聲再見,僅此而已。

同學仍是同學,即使一度變成了朋友,最終仍變回同學。

無數的相遇,無數的別離,傷感不多,或許不捨,但總是很坦然地告訴自己,這便是生活。

至於我們遇見了多少人,沒有人知道,也沒有人在意。

曾過相擁在懷深情無限的人,時至分離,或許曾經以為刻骨銘心不可忘,執著掙扎,可是,當情緣已是無可回頭,等待是徒然的時候,我們總會放下的,感情畢竟是兩個人的事,在面對分離的時候,你可以努力,但情這回事,真的不是努力了就有結果的,因為另一個人,有自己的思維方式、抉擇權利,不是你所能控制左右的。

無論你多麼在乎一個人,當他堅決離開你的時候,我們能做的,是尊重他的選擇。

區別在於,尊重別人的選擇或現實的殘忍,有的人用了三年,有的人用了三月。

三年與三月,不僅關乎感情的深淺,也關乎一個人對感情的態度,更關乎一個人對感情的感悟力。

感情再深,恩義再濃的朋友,天涯遠隔,情義,終也慢慢疏淡。

不是說彼此的心變了,也不是說不再當對方是朋友,只是,遠在天涯,喜怒哀樂不能共享,原來,我們已是遙遠得只剩下問候——問候還是好的,至少我們不曾把彼此忘記。

人生的很多時候,我們的路其實都是孤獨的,那是來自於生命深處最終的荒涼。

再有情義的朋友,你不得不接受空間的距離,也不能否認,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喜怒哀樂,我們都沒有能力完全分享別人的心緒。

也許是看得太多,才會看得如此之淡。

也曾靜靜等待離去的人歸來,也曾婉惜親密無間的朋友竟相對無言,可那畢竟是人生必然的結果,從容接受,才是最好風姿。

看到太多朋友,面對情緣離逝,仍執著不肯放手,拾起了愛情,卻滴下了眼淚。

想起看過的一個心理寓言:玫瑰花枯萎了,蜜蜂仍拚命吮吸,因為它以前從這朵花上吮吸過甜蜜。

但是,現在在這朵花上,蜜蜂吮吸的是毒汁。

蜜蜂知道這一點,因為毒汁苦澀,與以前的味道是天壤之別。

於是,蜜蜂憤不過,它吸一口就抬起頭來向整個世界抱怨,為什麼味道變了?

終於有一天,不知道是什麼原因,蜜蜂振動翅膀,飛高了一點。

這時,它發現,枯萎的玫瑰花周圍,處處是鮮花。

於是總是會對一些朋友說:結束也是另一種開始,告別錯的,才能找到對的,空出的杯子,才能裝喜歡的飲品。

遠在天涯的朋友,或許已是遙遠得只剩下問候,但我們畢竟曾結伴同行。

生命中,總有些人,安然而來,靜靜守候,不離不棄;也有些人,濃烈如酒,瘋狂似醉,卻是醒來無處覓,來去都如風,夢過無痕。

想起緣深緣淺,皆是這般,還是淡然而笑,隨緣來去換滿心從容。

只是,親愛的,曾在某年某月,我也曾孤立街中,想起你含笑的雙眸熟悉的臉,風中飄揚的我的長髮,輕纏你心;也曾在某個清冷的冬夜,一杯清茶一點淚,想起親愛的,你怎麼真的如此離去?

你可知道:Imissyousomuch!也曾問過,親愛的,我是你的誰?

你是我的誰?

我們是誰的誰?

誰又是誰的誰?

躲在某一時間,想念一段時光的掌紋;躲在某一地點,想念一個站在來路也站在去路的卻依然牽掛的人——這樣傷感的美麗,我想,每個人都曾有過。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