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是想,在花開的時候,與你相逢。

相遇在花季,徜徉在花海,奼紫嫣紅中,抒寫一段浪漫的櫻花戀歌。

一夜春風,吹開了洛陽的牡丹舞蹁躚。

花枝招展,迎風而立;風情萬種,傾國傾城。

「雲想衣裳花想容,春風拂檻露華濃。」

「國色朝酣酒,天香夜染衣。」

牡丹的國色天香醉人心,花徑上踟躕徘徊的,是花?

是人?

擦肩而過,匆匆一瞥,留下一個深深的背影費思量,驚煞了癡癡的賞花人。

空歎息,人在花叢笑,花開不見人。

夏日的季風,吹紅了西子的荷花別樣紅。

裊裊婷婷湖中立,多情此時最無言。

「荷葉羅裙一色裁,芙蓉向臉兩邊開。亂入池中看不見,聞歌始覺有人來。」

你說前生我是江南採蓮的女子,你是我皓腕下錯過的一朵。

今生為了不再錯過,清早,划著小舟,細細流連於蓮池,我想找回前生失落的紅蓮。

大概是你貪戀湖水的清涼,竟忘了應該在此時開放,忘了前生曾有的盟約。

你失約了,寂寞的小舟上只躺著一葉碧綠的荷,孤獨地無處傾訴今生的情愫。

西風勁吹,紅了楓,黃了菊。

「耐寒唯有東籬菊,金粟初開曉更清。」

「不是花中偏愛菊,此花開盡更無花。」

暢遊在金黃的花海中,品味著菊那高潔的品性,不凡的氣度,驀然想起你。

莫非前生真的見過?

不然怎會在今生初見的第一眼,有種「似曾相識燕歸來」的感覺,輕輕觸動心弦。

然而前生又是怎樣的告別呢?

是奈何橋上作別西天的雲彩,還是歎息橋畔畫上淒美的休止。

一定是抵不住孟婆湯的誘惑,忘了前生所有的恩怨。

忘了嗎?

「哪個九十九歲死,奈何橋上等三年。」

為什麼在相見的那一刻,感覺有淚劃過心房,癢癢酥酥,震撼了靈魂。

我分明覺察到你揚起的雙眉,不小心洩露了你內心深藏的秘密。

卻又如何在轉身的剎那,世界變了模樣,再也找不到曾經熟稔的那張臉。

難道真是上帝把肋骨錯安在了別人的胸口,留下心口疼痛的頑疾伴隨日日夜夜。

冬雷震震,震落了上帝的眼淚,凝結成漫天飛舞的雪花,飄落在孤獨的枝梢,催開了妖艷的雪梅,訴說著三生石上的木石同盟。

「遙知不是雪,為有暗香來。」

「若非一番寒徹骨,哪得梅花撲鼻香。」

梅雪爭春無輸贏,「梅須遜雪三分白,雪卻輸梅一段香。」

我和你之間,誰贏誰輸?

既然三生石上有盟約,又何須眾裡尋他千百度?

踏雪,探梅,梅盡春來櫻花盛,又是一年好光景。

四季時令,季季花開花落,相逢何須選時節。

而今,陌上花已開,愛在其間暖暖綻放,再莫負了好時光。

一路緩緩歸,細細把花賞。

輕展歌喉慢轉身,千年守候在眼前;三生有幸識君顏,今朝共剪西窗燭。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