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有朋友問,何故總寫那些傷感的文字?

何故內心深藏纖細的情感?

我只是笑笑,文字不由手指,發自於心。

或許,誰也不會懂!

或許,從來不曾想過誰會懂!

而我,依然還是我!

一個沒有靈魂的我!

一個習慣活在記憶裡的我!

一個習慣漂泊的我!

一個習慣用微笑,來證明自己依然活著的我!

那些,所謂的文字,對於我,從來都不是一種消遣,她只是我不流血的傷口上,不斷溢出的苦痛而已,或者是我含著淚水把自己的瘡疤,一次次的揭開來,晾曬在斑駁的陽光光底下。

長夜漫漫,靈魂皈依何處?

奈何橋頭,三生石上,忘川河畔,是否還有你,許我癡情矢志不移?

曾經滄海,何夕桑田?

想必曾經滾燙的淚珠簌簌滑落,擲地呈露。

當一切的慾望都已經失去失去了誘惑力,你會在哪裡駐足?

長歌當哭嗎?

浪漫的情懷依舊,幽深的琴聲依然,無奈的桃花依舊年年笑春風,嫣然的人面依稀知何處?

午夜寂寥,黯淡孤燈,焚燬了多少纏綿的心思。

簾卷西風,杯殘酒冷,曾經繾綣的耳語今夜溫柔了誰孤獨的夢。

紗窗冷,寂寞寒星,月光片片飄零,輾轉入夢。

彈指春秋催花紅,肥了流光,瘦了柳影,憔悴了楊花拈指暗香盈盈。

誰在前世今生的輪迴裡淚眼濛濛?

誰在滾滾紅塵的悲歡中苦苦相從?

措手不及的相逢,身不由己的沉淪,是奈何橋畔來不及細看的容顏,任我頻頻回首,刻骨的眷戀,如何解脫?

曾經那樣深情的愛著!

此刻!

唯有指間的煙草和我一起在夜色中寂寞地燃燒,繚繞的煙霧慢慢地、一點點將我迷失。

這樣的一個人的夜裡,關上燈,看著香煙在手中慢慢燃燒的光火,點點滴滴散發著無盡的悲哀。

打開時間的鎖,回憶卻成終點。

沒有一瓣花瓣能拼湊完整的期冀與等待,沒有一種聲音或風景能點綴沸騰的思緒。

我是一匹來自北方的狼。

走在無垠的狂野中。

淒厲的北方吹過。

電腦裡還在放著那首老歌,我們一起哼過無數次的老歌。

我的小貓!

你在哪裡?

我的小貓!

我真的不想做孤獨的狼!

告訴我,要經過多少次的離散聚合,飛舞的靈魂才能夠破繭成蝶,落回前世,你的掌心。

告訴我,要經過多少次的輾轉掙扎,所有的結局才能夠塵埃落定,冷暖相隨,悲歡同淚。

曉寒深處,相顧無言。

你癡癡凝望的目光,潮水一般漫上來。

淹沒痛徹心扉的離愁,瓦解弱不禁風的抵抗。

思念漫漫,我如潮的思念陣陣洶湧,如果你是那一懷碧藍,我寧願溺死在你深邃的眼波中,懨懨的淚水,滴落一懷愁緒,翻轉幾許柔情。

流年漸漸,你似樹的偉岸亭亭楚楚,如果我是那一方碧綠,你是否可以守護在我清晰的投影,蔓延的枝葉,緊緊地纏繞成今生永無休止的牽念。

我的小貓!

能否再給我一剎那,觸摸你的相思。

我的小貓!

能否再給我一輩子,縱容你的癡迷。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