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三十五,圍繞身邊的異性朋友日漸稀少,於是知道「白馬王子」不會來,所以更多地學會從自己生活中發現快樂。

雖然身邊的丈夫不解風情,雖然女人是一個有品味的人,但是,她知道高山流水只能存於心中,現實和愛情經不起太多品味,所以,她選擇了想像和寫作。

她的文字不用裝飾,一切都是淡的,一如白描,一如素著臉不要音樂的伴奏唱一出清淡的戲,沒有情節,但是卻很美麗,輕輕淡淡的一行行文字,把讀它的人的心,也輕輕易易的搞亂了。

女人三十五,在婚姻中她找不回自我,因為全部的心思用在孩子、工作身上,等到發現孩子已經快到自己的身高、穿的鞋子比自己的還大時,頓時感悟孩子已經長大,自己有多大了?

女人三十五,從容淡定,與世無爭。

退卻了十八歲時的青澀,平息了二十五歲的執著,釋然了三十歲的困惑,擁有了此時飄揚的女人味道。

如茶,如禪,如太極無蹤而有影。

揮手葳蕤成夏,合手鳥戀雲歸。

女人三十五,已經走完了一段最豐富最敏忙的旅程,讀書、成長、工作、戀愛、生子,一個人一生中應做的主要事情,在35歲以前都做完了,此後便是這一切的延續和重複。

上班,下班,做家務,當男人和孩子睡了後,燈下的她,才有了自己的空間,她是孤獨的象徵,她的內心世界無比荒涼。

她是一個徹底的悲觀主義者,她是以一個悲觀主義者的眼光來看人生的。

她也愛錢。

她對錢的熱愛從來都是公開宣佈的。

她不要清高,她要俗,俗得吃零食、逛商場、買服裝,對錢斤斤計較,甚至在菜市場為一毛錢和人吵吵鬧鬧。

她也雅,她也會透過世俗,洞察人生,她說,再怎樣的孤獨淒涼,日子總是要過的,心裡再怎樣洪荒一片,周圍也是車如流馬如龍,她說這話時,令人感覺她就像柔媚女子在昆曲裡獨自美麗獨自唱:「卻原來奼紫嫣紅開遍,似這般都付於斷井殘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賞心樂事誰家院?」

雖然說一年三百六十日,風刀霜劍嚴相逼,可是,這一路行來,我是一眼一眼的看著這三十五歲的女人渾身散發著別樣的美,當她和愛人雙雙漫步林蔭小道之上,當她在時裝店買到合意的裘皮大衣之後,當她拿著麥放聲大唱卡拉OK之後,舉手投足間,誰又美得過她呢?

也開一些無傷大雅的玩笑,也會在夜深人靜時默默地思念遠方的藍顏,可是,三十五歲的女人,不會和有婦之夫糾纏不清,她知道能出外面玩女人的已婚男人,除了已經具備情場高手獵艷的特性以外,他同時可以做到家裡外頭兩不誤,在家是絕對的好老公好爸爸,在自己面前則是絕對的好情人。

三十五歲的女人知道,在這種畸形的三角或四角遊戲中,自己永遠也不會是贏家。

已婚的有錢男人是越活越聰明,人家出來玩有房子有車子有妻子有孩子,在美女前仆後繼的時代,誰犯得著為了那個過時的與自己無牽掛的女人跟自家人大動干戈?

家裡已經有了一個黃臉婆,即使再換過一個,到頭來依然還是黃臉婆。

哪個男人願意面對千夫所指,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呢?

三十五歲的女人明白了一件事——家庭是一個女人的最後掩體,最牢固的精神堡壘。

若能全心投入,把它經營的盡善盡美,你會發現家幾乎是人生命的全部詩意所在。

婚姻的最終目的,也許不是給我們愛情一個什麼樣的交代,而是給我們自己許一個穩妥安適,可以安身放心的未來。

所以,三十五歲的女人,輕易不流淚,她知道當流淚成了習慣,心情悲苦,做人就變得消極。

對於女人來說,哭泣是一種情緒的表達方式。

不過,哭多了不好,以前就不知在那裡聽到這樣的話:女人哭多了,命就苦了。

罷了,三十五歲的女人,瀟灑地從容地走好自己的後半生吧。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